剪纸网

广州剪纸:巧手飞出翩翩蝶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叶润生先生巧手剪出十二生肖中的“马”栩栩如生。广州剪纸:巧手飞出翩翩蝶

叶润生先生巧手剪出十二生肖中的“马”栩栩如生。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郭苏莹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剪纸,又称为刻纸,窗花或剪画,是中国最古老的民间艺术之一,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6世纪。多用于祭祀或喜庆装饰。有别于三雕一彩一绣的盛名在外,剪纸这门具有1000多年历史的民间技艺,少有人关注。事实上,对于老一辈广州人来说,剪纸与串珠、编织等手工艺品一样,都是西关传统的民间技艺,深受人们的喜爱。

近日,记者寻访从事剪纸50余年,至今已获得“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传承广州文化的100双好手”之一、“叶氏剪纸”、“蝴蝶圣手”等多项美名的剪纸大师叶润生,探求剪纸文化的魅力。

巧手入行:从剪影到剪纸

生于1947年的叶润生自十二三岁入行起已从事剪纸50余年,至今已获得“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传承广州文化的100双好手”之一、“叶氏剪纸”、“蝴蝶圣手”等多项美名。

提起当初与剪纸的缘分,叶润生直言,自己入行既非师承,也无家传,而是彻彻底底的“兴趣为师、自学成才”。在五六十年代的广州街头,常常可以看到艺人摆摊为人剪影。五毛钱剪一个侧影,不管男女老少都喜欢捧场,“剪纸在广州最初的发展是由法国的"剪影"而来,就是通过在黑色纸上剪制人物、动物或其它物体的外轮廓。那时相机还没有普及,在越秀山、中山纪念堂这些旅游景点,很多人以这种方式为自己留念。”

据叶润生介绍,从当时第一次见到剪影开始,他就喜欢上了这门艺术,“就是因为喜欢,所以去书店买书来学。当时的书里面也不是现在这样图文并茂的,就是一些解说,怎么观察人的外貌特点、怎么拿剪子、怎么用力……依照书上的指导,我开始慢慢练,慢慢的就像了。”此后,相机普及、机器代替手工,手工剪纸创作渐渐从生活装饰中淡出,而叶润生因为喜欢,将剪纸技艺“修炼”了50多年,一直到今天。

50年“求精”:独创广州“蝴蝶剪纸”

一把剪刀,一张红纸,随手轻轻转动,剪刀所至,纸屑纷飞的片刻间,一只精美的蝴蝶剪纸自叶润生的手指间翩然飞出。有人曾说,比起广绣广彩等“盛名在外”的手工艺,剪纸似乎普通得很不起眼,材质并不稀奇,属于生活中“人人都可来两下子”的手艺。而叶润生则说,剪纸或许大家都会,但“求精”却是难上加难,“比如蝴蝶剪纸,当你剪出第一只蝴蝶的时候,可能很容易,但剪出千百只形态各异的蝴蝶却很难。”

正是基于对剪纸“求精”的理解,几十年来,他的“蝴蝶剪纸”千姿百态,造型生动,线条流畅,色彩鲜艳,被誉为“蝴蝶剪纸圣手”。记者看到,在叶润生的一幅《百蝶图》作品中,8层不同的花纹设计美妙绝伦,百只蝴蝶各不相同,其工艺精细到蝴蝶的一脚一须都线条清晰分明,栩栩如生。据悉,该作品花费叶师傅一整月时间,仅设计图案便需要3个星期。

据叶师傅介绍,南北剪纸风格各异,北方风格粗犷,多为“徒手剪纸”,取材也是颇具乡土风情的吉祥物,如抓髻娃娃等;而南方剪纸则更为精细,发挥刻刀、剪刀等工具特征,将镂空工艺融合得更仔细。而叶师傅则在南北兼容的基础上,独创广州“蝴蝶剪纸”,将传统的剪纸技法得以淋漓尽致的发挥,作品先后获得国际、国家、省市艺术比赛数十奖项。

在叶润生的家中,收藏着记录世界蝴蝶形态的书,叶润生表示,“选择蝴蝶图案也是出于创新的需要,传统的剪纸多以鱼、龙、凤凰等图案为主,蝴蝶图案既能使传统的剪纸技法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又具有新颖性,更受现代人的青睐。蝴蝶很美,名字发音类似"福蝶",有吉祥的意味。”

艺精于勤:一把剪刀慧眼识人

一把“幸福”牌剪刀,成为叶润生不离身的剪纸利器,无论是教授徒弟还是创作剪纸作品,都靠它来“纸上生花”。记者看到,这把剪刀比普通的家用剪刀要小很多,把手较大,而剪刃非常尖锐窄小。据叶师傅介绍,这把“幸福”牌剪刀已跟随自己20多年,经过细微的改装,将剪刃磨利,固定的栓拧松,以便灵活“运剪如飞”。

叶师傅透露,剪纸创作的秘诀并不在“利器”,而是前期观察,“最初的剪影创作中,主要的就是把握任务侧影,观察额头、鼻梁、下巴等人物特征明显的地方,才可抓住人物特征。剪纸也是一样,秘诀就是观察。”

在学艺之初至今,叶润生一直观察的“癖好”。在最初学艺时候,为了抓住人物特征,他经常会对着一个女孩子看上老半天。在那个保守的年代,很多女同志都接受不了这种“不文明”的行为,又羞又怒地跑开,或是冷眼指责。他渐渐懂得“收敛”,看人时会故意离得远一点,假装漫不经心地瞟上几眼。当通过观察,抓住特征后,便可心有图案构思,成竹在胸了。如今,叶润生剪纸已达“稳、准、巧”的境界,一张人物剪影,他略略识人,3分钟以内便剪出令人惊叹的逼真人像;一幅蝴蝶剪纸,他不打稿,徒手剪也可“刀刀到位”,剪出的蝴蝶栩栩如生,让人爱不释手。

技艺传承:易学难精盼后继有人

进入“速成”的经济社会,为了应付庞大的市场需求,机器取代了手工,只要有底稿就能实现大批量生产,这使得剪纸到了遍地可拾的地步。对此,叶润生表示,批量生产易,但手工剪纸创作的精品更加稀少和“难求”,“现在有人结婚,很少有人用手工技艺做出传统的双喜和窗花了,就像过年的春联,也都是机器的批量生产。其实传统手工艺,最精妙的是手工中融入的创作,一百个人能剪出一百种不同的蝴蝶,这才是文化。”

而与其他民间艺术的境遇相同,剪纸的传承也遭遇“瓶颈”。据悉,由于剪纸的“易学难精”,学徒成长为成熟的师傅至少需要三五年。在广州,从事剪纸只有十几个人,像叶润生这样的大师更是少之又少。叶润生说,“因为剪纸难赚钱,没有人能以一把剪刀为生。”

为传承剪纸文化,也受叶润生影响,他80后的女儿叶凤玲自小入行,也从事剪纸20多年。现在,叶凤玲和父亲致力于传承剪纸文化,不仅将“叶艺”剪纸艺术班开办了五六年,从幼儿园到大学都广泛收徒,也积极促进各个城区开设剪纸特色学校,并组织比赛,吸引孩子拿起剪刀。

另外,叶氏父女创新剪纸工艺,希望古老的艺术适应年轻人的口味,将剪纸教学融入动漫卡通等题材,“现在再不传就要绝种了。所以要创新,让剪纸"走出去"。”叶润生透露,今年12月,他们正筹备剪纸师徒展,将自己的作品和学生作品一同展出,吸引社会关注剪纸艺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