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传统铜凿剪纸变身新“时尚”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陈健珊的铜凿剪纸新作,颇具视觉冲击和现代感。

铜凿剪纸是以珠凿在铜箔上敲出凹凸纹理,工艺精细。

以矿物颜料在铜箔上上色。

陈健珊重新调整创作的《舞龙舞狮》(局部)。

左手执珠凿,右手拿木条,一敲一凿,桌面上金碧辉煌的铜箔上,显现出立体的纹理和图案;再以传统剪纸技法雕刻镂空,矿物质颜料细致填写图案着色,纯手工操作,动辄花上数十小时,一幅佛山独有的铜凿剪纸作品才艰难诞生。

一年多前,当了12年报社美术编辑的佛山人陈健珊被这种传承了数百年的老手艺深深吸引,从此踏上了为这门手艺寻找“新活力”的道路。从把藏在库房里经典图样重新配色,到以现代审美设计图样,再到与本土“潮牌”合作擦出火花,这个正在实现自我职业转型的女性,也为传统手艺带来了一场时尚的蜕变。“保留传统手艺的精髓,结合现代审美和创意,才能让这些传统文化真正走进市场,走得更远。”陈健珊说。

“土味”浓

价值数十万剪纸瑰宝躺在库房里

上周,陈健珊在朋友圈发布了新作——一幅现代感颇强的“金鱼”铜凿剪纸。凹凸有致的铜凿纹理勾勒出一尾灵巧的斗鱼,甩动着华丽的凤尾,以铜箔和颜料营造出金黄色的渐变,以黑色的相框作装裱,颇具视觉冲击。朋友圈发出两天,她就接到好几张预约订单,她只能笑言“工期较长,需要排队,请耐心等待”。

而在去年以前,陈健珊从未接触过铜凿剪纸这门手艺。她2001年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以后,做过几年展览策划,之后就在广州一家报社当了12年的美编,兢兢业业一直晋升到版式主任的位置。从事多年的版式设计工作,让她希望寻求突破。2018年,陈健珊的老同学抛出橄榄枝,邀请她一同从事非遗文创工作,于是她离开了广州,回到家乡佛山,随后成为了新民间艺术社的设计总监。在她看来,只要有一颗仍然会为美好事物沸腾的心,就应该多做自己喜欢的尝试。

在老板委以开发剪纸重任的瞬间,陈健珊一度感到“崩溃”和“绝望”:库房里放着从民间艺术社接管过来的价值数十万的大量剪纸作品,佛山景色、历史故事、吉祥图案……题材各异,但几乎清一色是红色剪纸搭配白色衬底,再加上黑色或棕色相框装裱,俨然已不适合现代审美和市场需求。另一边,车间里有7名手艺人,因为没有接到新的订单,她们只能每天埋首在红色的纸张里,拿着工具重复制作以前的图样。“题材和图样都是很好的,手艺也是好的,只是作为产品销售,几乎是没有市场的。”陈健珊说。

“这些手艺究竟行不行的啊?究竟有没有活化的空间啊?”就在陈健珊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时,她在车间的手艺人中看到了铜凿剪纸的存在。就在一敲一凿中,她就被这门明代传承至今的老手艺所深深吸引了。“这是佛山独有的,这本来就是一个好故事”,在她看来,自己要做的只是需要把它变得跟市场喜好更贴近。

焕“新生”

把时尚设计和配色用在老手艺中

多年从事设计相关的工作,陈健珊对色彩搭配和造型设计都有自己的风格和心得。于是,她一边学习铜凿剪纸手艺,一边着手在库存的剪纸作品里寻找灵感。库房里很多作品不被现代接受,可能只是配色和装裱风格的问题,这就有了“改造”空间。

她选择了一套两幅的纯色《舞龙舞狮》作为“练手”。这幅剪纸作品曾经获得了2002年中国文艺最高奖项——山花奖金奖,两幅剪纸分别以抽象形态刻画了人们舞龙舞狮的热闹场景,剪纸工艺较为复杂。除了纯色剪纸,过去的民间艺术设计匠人还尝试用铜凿剪纸进行改造,但配色略显俗气。对于这样一个经典图样,陈健珊用电脑进行了绘制,还与车间里的手艺人们讨论,把一些不好用铜凿剪纸方式呈现的地方稍稍进行了改良。随后,制成新纸样。纸样铺在特制的铜箔上,逐渐敲出了纹路。陈健珊没有为这幅新的《舞龙舞狮》上色,而是直接用铜箔的原色呈现,圆珠状的线条纹理成为了最好的点缀。而这幅“练手”的作品大获好评,市区各级外事部门先后多次采购并用于赠送外宾。

在不断尝试对旧作进行调整以后,陈健珊开始有了自己的设计和构思,“我需要寻找更多现在年轻人喜欢的题材,用传统铜凿剪纸的技艺展示出来”。白天忙着跟进彩灯车间的工程和对接客户需求,到了晚上,她才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创作。一次,陈健珊浏览网页的时候,看到一条斗鱼,形态精神,尾部华丽,于是便拿起手绘板在电脑上画出了一大一小2张设计稿。“第一稿上色的时候是做了紫色的渐变,但是冷色调的效果并不理想,”第一稿以后,陈健珊又根据铜箔的色调,再做了金黄色的渐变效果。图样出来了,她找来了剪纸车间里比较年轻的两位手艺人加入了她的研发“小分队”,一人协助铜凿,一人协助上色,忙了超过80个小时才完成了小幅的“斗鱼图”。

寻出路

与潮牌合作探索现代生存之道

“纯手工操作,是佛山铜凿剪纸最珍贵的地方”,在陈健珊看来,在机器时代,纯色剪纸也可以用机器生产了,但只有铜凿剪纸这门手艺,仍然需要依靠精细的手工制作和传承。

更多的尝试仍在探索中。从前剪纸车间里没有生产任务的7名手艺人,在陈健珊的带领下,现在都处于满负荷的工作状态,她们都忙着为一个本地的文创服饰“潮牌”制作狮头主题的铜凿剪纸。

在那个“潮牌”在佛山开业的当天,陈健珊给他们送了一幅铜凿剪纸作品,刻画的正是这个潮牌作为logo的狮头,相当契合店铺的风格。“这个作品他们很喜欢,就放在店里,后来有很多顾客都在询问价格,他们觉得这是一个产品,于是就开始跟我们接触合作”,陈健珊说,这是一次偶然的跨界尝试。由对方提供设计初样,陈健珊的团队根据铜凿剪纸的特性进行调整和沟通,定稿以后开始纯手工制作,“大概一个款做几十个试水,后来订单一个接一个,现在已经有几百个订单了”。

尽管手艺人们持续忙碌,但这样体量的订单,逐渐可以养活这个团队。“现在谈招更多的人加入团队,可能还不合适,毕竟目前只有一个项目合作,但市场总会慢慢打开的,我们也在尝试做定向的培训”,陈健珊透露,他们正与本地的一家职业技术学校合作,探索开设民间艺术专业,培养手艺人的后备力量。

采写:南都记者 关婉灵 受访者供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