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窗花:盛开在年节窗棂上的花朵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年节,在河湟乡村,曾经是两种花盛开的季节。一种是雪花,白白亮亮,飘飘洒洒,布满在乡村的街巷,带来了风景,增加了希望;一种是窗花,红红火火,热热闹闹,挂在年的枝头上,打扮了年景,浓烈了年味。

在乡村,腊月二十三扫尘之后,窗花就开始悄然登场了,一直到除夕夜,几乎家家户户的窗户上都会盛开一朵又一朵绚丽芬芳的窗花。过年的氛围也便在这花的衬托下越来越浓烈,越来越艳丽。

窗花,是开在乡下新年的第一枝花,在纷纷扬扬、洁白晶莹的雪花的衬托下,它是那么鲜红亮丽,生机盎然。窗花盛开的时节,村庄上空的爆竹声便开始零星地响了起来,有了这样的带动,别处也跟着爆竹声声,渐次紧密,愈演愈烈,人的心里却越加地掩饰不住过年的喜悦。阴历的日子充满了吉祥如意,农家孩子红扑扑的脸上喜气洋洋。

窗花是贴在木窗或玻璃窗户上的剪纸。过去无论南方北方,春节期间都贴窗花。南方只结婚时才贴,春节一般不贴了。而北方贴窗花较为盛行,尤其青海河湟地区的农户人家,每逢春节都要剪窗花、贴窗花。窗花是剪纸品种之一。窗花的样式,一般比较自由,除了贴在四角的“角花”和折剪的“团花”之外,其他的都没有什么限制。

贴窗花,与立春关系密切,是自古以来人们迎春的方式。为了迎春,我国许多地区特别是北方的人们喜欢在窗户上贴上各种窗花。唐代诗人李商隐曾在诗中写道:“镂金作胜传荆俗,剪绿为人起晋风”。宋、元以后,剪贴窗花迎春的时间便由立春改为春节,人们用剪纸表达自己迎接春天来到人间的欢乐心情。

窗花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在宋代、元代逐渐流传。明、清时期剪纸手工艺术走向成熟,并达到鼎盛时期。民间剪纸手工艺术的运用范围更为广泛,举凡灯彩上的花饰,扇面上的纹饰,以及刺绣的花样等等,无一不是利用剪纸作为装饰然后再加工做成的。我国民间常常将剪纸作为装饰家居的饰物,用以美化居家环境。中国民间剪纸手工艺的最基本的队伍,还是那些农村妇女。女红是我国传统女性的必须课,而作为女红的技巧之一——剪纸,也就成了女孩子从小就要学习的手工艺。她们从前辈或姐妹那里要来学习剪纸的花样,通过临剪、重剪、画剪,描绘自己熟悉并热爱的自然景物,鱼虫鸟兽、花草树木、亭桥风景,以致最后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信手剪出新的花样来。

窗花的表现题材极其广博。历史传说、戏剧人物、山水风景、花鸟鱼虫、现实生活及吉祥图案均可成为窗花的表现内容。但最多的还是花卉动物、喜庆吉祥纹样,常以“吉祥喜庆”“丰年求祥”“五谷丰登”“人畜兴旺”“连年有余”“贵花祥鸟”等为主体。“龙凤呈祥”永远是民间艺术的主题,龙凤造型优美、刻画细致,准确地表达了人们祈福求祥的心理。祈祝生活富裕、后代昌隆、人寿年丰及辟邪迎祥等是窗花表现最多的主题,体现了窗花古老而丰富的文化内涵。窗花剪纸作为节日的一种民俗活动内容,不仅美化了民居环境,更重要的是成为人们审美交流的对象。窗花中有相当多的内容是表现了农民生活,如耕种、纺织、牧羊、养鸡等。窗花以其特有的概括和夸张手法将吉事祥物、美好愿望表现得淋漓尽致,将节日装点得红火富丽、喜气洋洋。

过去,乡村家家户户的墙壁上都安着木制的方格窗子,窗棂有十几眼的,也有二三十眼的,但都方方正正,十分精致。有些人家的老式窗子十分考究,窗棂上雕刻着线槽和各种花纹,构成一种优美的图案。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外面的不同景观,好似镶在框中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平素窗纸破了就用孩子写过的大仿纸补上,每到过年时必须把原来的窗纸全部撕下来,买一张白纸糊上,再在每个窗眼里贴上红红绿绿的剪纸,年的气息就一下子蹿来了。这也许就是乡间称剪纸为窗花的缘故。

剪窗花、贴窗花成了腊月里乡村妇女的重要活计。一个腊月她们忙前跑后,不辞辛劳,扫尘、蒸馍、置办年货。将一切收拾停当准备齐全后,她们坐在土坑上,专心致志地剪起窗花,窗花一块块剪下来,四四方方地贴在窗棂上面的方格里,尺寸都是精心测量计算过似的,正好盖住方格窗棂,做上糨糊,把窗花先贴好,面朝里,背朝外,花色自然在屋子里、院子里看着豁亮、醒目。

这个时候,也多到了晚上华灯初上的时分,点亮屋内的灯火,站在院子里朝屋里看去,一副焕然一新喜迎新春的景象瞬间尽收眼底,村庄的小院变得那么温馨喜气。

农户家里的所有窗户上几乎都要贴窗花。乡村民间剪纸艺人众多,女人们个个能裁会剪,技术过硬。剪纸作品活灵活现,技巧娴熟细腻,人物和动物刻画逼真立体,层次感、厚重感、形象感强烈,给人以美的享受。而“喜鹊登梅”“连年有余”又多为过年剪纸贴窗户的基调。随着岁月的沉淀,更替,发展形成了各种流派,自成一脉。在窗花上散发与体现着百姓对安居乐业、五谷丰登美好祈愿的守望。随着流年的更替,窗花也适时应景地剪一些农历年的属相动物图。如逢兔年,总会有“玉兔迎春”的剪纸窗花;虎年,便有“虎虎生威”;龙年,便有“龙凤呈祥”;鸡年,便有“金鸡报晓”等等。偌大的木窗或后来窗明几净的玻璃上并不贴满窗花,但布局总是那么精确合理,有浑然天成之感,里里外外看上去总是令人欣喜万分。如果遇到家中办喜事,结婚嫁娶,那更是双喜临门,喜上加喜,门楹上、窗户上,便总会多出大大的一个“囍”字来,尔后在这“囍”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还免不了贴几幅小一点的陪衬装饰的剪纸窗花,也多为“喜结连理”“五子登科”“幸福美满”等一些带字带图连在一起的窗花剪纸,远远看去,那么喜气逼人,令所有人无不眉开眼笑,腊月在这一刻显得更加妖娆、多姿了。

农家的窗花便成了乡村最具有过年特色的标志性写真。在金灿灿的黄土地上,窗花以鲜红夺目的绚烂姿态润色着山乡厚土的雄浑,辉映着河湟大地的生灵,在猎猎风沙中也用一种火红的姿色显影着苍生远古的容颜。川水人家,瓦房居多;山里人家,土房居多。窗花却一视同仁张贴在擦拭干净的窗棂上、玻璃上,以红色为重,偶有粉色和绿色介入,煞是好看。剪出的图案又多以动物造型,虎牛羊为多。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满满当当,都在树林里、花篮下的枝条藤蔓里隐约闪现着,害羞似的,又似跟人在玩捉迷藏的游戏,看上去,活力四射,令人叫绝称奇。

窗花是盛开在年节窗棂上的花朵,是盛开在乡土年节的幸福之花,是乡间百姓对幸福生活的期盼。它的根深深地扎在民俗里,它的红枝绿叶紧紧地萦绕在乡人的心坎里。那些红红火火的窗花在腊月与正月的农家里左右一致,遥相呼应,彼此并不攀比,而似乎都在尽情地怒放与盛开着,彼此映照烘托,托起一个希望的腊月,托出一个烂漫的正月,托出一个乡村人家的幸福生活。

作者:周尚俊 来源:青海日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