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剪纸与民俗密不可分,剪纸的每一步发展,都伴随着古代风俗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中国的剪纸,自诞生以来,就与民俗共生共长,随着迎春、祭祀、驱疫等民俗活动的与日俱增,民俗剪纸也成为民俗活动中不可或缺的主角,而民俗剪纸的每一步完善发展,几乎都伴随着古代风俗。

虽然中国剪纸的产生期仅能从有植物纤维纸产生的汉代算起,但直到北朝剪纸,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民间剪纸所用的“剪影镂空”艺术形式,还是离不开金箔、银箔、铜箔、缣帛、树叶等薄片材料;同时也将先进艺术的文化基因、意象造型方法和象征表现手法传承运用到纸质剪纸里。其形式主要有贴花、胜、透雕。

直到魏晋南北朝时,纸得以普及,民俗剪纸才产生,这些我们可以从古文献记载和出土文物中得以印证。中国的剪纸,自诞生以来,就与民俗共生共长,随着迎春、祭祀、驱疫等民俗活动的与日俱增,民俗剪纸也成为民俗活动中不可或缺的主角,而民俗剪纸的每一步完善发展,几乎都伴随着古代风俗。

魏晋南北朝时期,镂剪的艺术形式已经在宗教礼仪、节庆民俗中使用。史梦兰《全史宫词·晋》宫诗载:“碎剪云霞五色匀,一时花样竞翻新。宸游未到华林苑,先见宫中著手春。”《事物原始》载:晋惠帝正月,百花未开,令宫人剪五色通草花。汉王符潜论讽讥“花采之费”。晋代《新野君传》载:其“家以剪花为业。染绢为芙蓉,捻蜡为菱藕,剪梅若生之事……”可以看出早在晋代剪纸已在民间普遍流行。从晋到唐,每年立春日,人们用金箔或彩帛剪刻花样,互相赠送祝福,在人日或立春日戴在头上装饰自己。这一风俗无论在民间还是宫廷都很流行。

大约到了魏晋,鸡开始成为守门辟邪的门上神物。南朝还流行剪镂五色彩鸡贴在门上的风俗。《荆楚岁时记》载正月初一习俗:“贴画鸡,或斫镂五采及土鸡于户上。”这种风俗源于董勋“十二月索室逐疫,衅门严,磔鸡”之古俗。晋代郭璞《玄中记》讲:“东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树,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一天鸡。日初出,光照此木,天鸡即鸣,群鸡皆随之鸣。”“下有二神,左名隆,右名突,并执苇索,伺不祥之鬼,得而煞之。”鸡,原来是重明鸟。

晋代王嘉《拾遗记》中记录了古帝尧舜时代重明鸟双瞳,能降服妖灾群恶,众望所归。元旦剪镂刻画鸡于牖上,能驱除魑魅。董勋在《问礼俗》中又说:“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正旦画鸡于门。”正月初一为鸡日,门上贴鸡,新的一年就是这样开始的。

晋代已出现了以剪胜为职业的专业艺人,而且手艺相当了得,并留传至今。《新野君传》载:“家以剪花为业,染绢为芙蓉,捻蜡为菱藕,剪梅若生之事。”《范汪集·新野四居列传》中记载了晋代僧侣在佛涅日剪华胜装点寺庙,“剪佛花”敬神。在《荆楚岁时记》中,也记载了七月十五盂兰盆节,“僧尼道俗悉营盆,供诸佛……故后人因此以为华饰。乃至刻木、割竹、饴蜡、剪彩、摹花叶之形,极工妙之巧”。

中国佛教自域外传入后,僧侣们为宣扬佛法,对所有的艺术都有所涉猎。晋时的这种“剪佛花”今已不存。而云南傣族的佛花、幡、旗等寺庙装饰品,足以说明僧侣们以民间剪纸形式,聚众说经,宣传佛法,逐渐形成“功德花纸”。

晋代造纸工艺有所发展,从王羲之留下的书法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纸的质量和产量都有大幅的提高。虽然至今没有发现晋代的植物纤维纸剪纸作品,但是晋代以纸剪彩为燕、作胜、贴宜春字已形成且与岁时节令风俗和妇女新春妆饰紧密相关,见于文献记载颇多。武帝时尚书傅咸《燕赋》和贾充《李夫人典戒》所载剪彩为燕、镂金作胜即是一例。魏晋南北朝时,除了非纸民俗剪纸的发展外,植物纤维纸民俗剪纸也逐渐取代非纸民俗剪纸,并演化为真正的民俗剪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