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剪纸女教师,剪出生活的精彩(组图)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高云琴为学生示范剪纸。
高云琴为学生示范剪纸。
高云琴为学生讲授立体剪纸。

  高云琴为学生讲授立体剪纸。

  讲台上的女老师,回家后的剪刀手,在剪刀的起起落落中,生活由此多了许多乐趣和幸福。她用手中的剪刀,一遍遍“阅读”《西游记》里每一个喜欢的人物,并把这种传统的剪纸艺术和自己的学生一起分享。

  文/图 本报记者 曹勇

  一堂生动的剪纸课

  “剪纸前,先要设计好画稿。主题、内容、构图、动态、线条、装饰、技法等都要在草图中体现出来。”10月28日下午,山丹培黎学校2014级学前教育二班教室内鸦雀无声,一堂立体剪纸课正在进行。同学们专心注视着黑板前的幻灯片,美术老师高云琴指着幻灯片上的剪纸孔雀,为学生讲授剪纸技法。

  十几分钟的理论讲授完毕,同学们开始动手操作。课堂气氛也随之活跃起来,随着窸窸窣窣的声响,同学们纷纷拿起剪刀和纸张,开始剪纸操作。

  “老师,花卉的花、枝、叶、果怎么才能在剪纸中表现在同一幅画中?”

  “先把纸张对折起来,画好图形,再固定好。”面对一名同学的疑问,高云琴边讲述,边拿起剪刀示范,“然后沿画稿剪制,先剪细小部位,再剪大的空白,最后再剪掉外部轮廓,这样一幅简单的剪纸作品就完成了。”转眼间,下课铃声响起,而同学们却意犹未尽。

  “剪纸要讲究线条与线条相连,这就是所谓的千剪不乱,万刀不断,同学们课后可以试着剪剪,多加练习。”高云琴也似乎讲兴未减,临下课时还不忘提醒同学们剪纸的细节。

  课后,记者跟随高云琴来到该校在教学楼四楼专门为她腾出的一间画室,室内陈列着许多应往届学生的剪纸作品,都被保存着。

  山丹培黎学校,最早由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新西兰著名社会活动家路易·艾黎倡导创办,其育人传统和精神扎根山丹,至今延续。

  “我们学校始终坚持路易·艾黎‘手脑并用,创造分析’的教育理念,也非常重视学生的实际动手能力。”高云琴告诉记者,山丹培黎学校作为一所职业中专学校,教师在教授学生专业知识的同时,还要教授学生的操作技能。自己虽然是一名专业美术教师,但由于酷爱剪纸,在为学生讲授美术课时,也将剪纸传统技艺穿插进教学内容中,很受学生欢迎,所以她每周为学前教育专业学生开设两节剪纸课,希望同学们将学到的剪纸技法将来教授给孩子,使剪纸这门传统技艺不断传承延续下去。

  这是培黎学校的育人传统,也是高云琴的愿望。

  10年剪出《西游记》

  高云琴精湛的剪纸技艺,与她书香世家的传承密不可分,也是她主要的业余生活。

  “艺术既要有专业的理论知识和文化素养,还得有较强的创作、创新能力。”提起剪纸,高云琴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高云琴的父亲1968年从西北师大俄语系毕业后,分配到山丹一中从事语文教学。为了上好语文课,俄语专业毕业的父亲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至今令高云琴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情是,因当时家里条件不好,父亲买不到《古文观止》,就从县图书馆借来《古文观止》抄一篇背一篇,就这样父亲将整本书背诵完了。当时时任山丹县县长的魏永才听说后特意从兰州买来一套《古文观止》赠送给高云琴的父亲,这件事情在山丹县被传为美谈。父亲刻苦钻研古典文学,博览群书,有了很高的文学造诣。“从孩提时起,父亲认真做人,认真做事的人生态度就深深地感染了我。”受父亲的影响,高云琴与妹妹背古文、读古诗,都有了一定的文学功底。

  显然,生长的环境给她注入了不一样的爱好和精彩。

  “我母亲虽然是一位家庭妇女,但却热爱生活、热爱剪纸,剪出的动物造型简洁、大气、古朴,线条流畅、优美,颇具艺术情趣。”高云琴告诉记者,自1994年参加工作以来,她一直在山丹培黎学校从事美术教学,虽然从小受母亲的熏陶,学过剪纸,但参加工作后,她在这方面考虑得更多了。“一位从没学过美术绘画的人剪出的动物都那么惟妙惟肖,中国传统艺术真的是博大精深!”高云琴在想,自己有美术专长,如果努力实践学习,可能会有不错的成果。

  此后,高云琴在日常讲课中,时常会穿插讲述一些自己的剪纸作品,当看到学生们对于剪纸艺术有极大的兴趣时,高云琴更有了动力,心里萌发了一个强烈的愿望——用传统的剪纸艺术再现《西游记》故事。

  “剪纸是民间技艺,不是阳春白雪。”虽然萌生了愿望,后来,她得知中国传统剪纸被列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再加上亲人和朋友的鼓励支持,高云琴在业余时间和教学活动中传承这项传统技艺,并不断创新。

  “《西游记》作为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书中人物及故事不但国人喜爱,而用剪 纸方式表现《西游记》的剪纸艺术家还比较少见。”高云琴告诉记者,为了完成这套作品,她熟读《西游记》原著十多遍,对书中的人物形象、心理、场景都了然于心,然后又多次赴北京、西安、天水、敦煌、新疆等地考察了唐僧西行路上的地貌及佛教文化,力求表现准确无误。

  从2001年开始,高云琴正式创作剪纸版《西游记》,历经10年,作品于2011年问世,全书按照原著故事情节分为42回,基本包括了《西游记》的主要内容,书中运用的剪纸作品达206幅之多。父亲高崇山及妹妹高云书为该书改写了文字部分,并严格将每页剪纸的配文高度概括后控制在200字左右。

  酸甜苦乐心自知

  “完成《西游记》的一幅剪纸作品,至少需要一周时间。”高云琴说,为了不耽误本职工作,她的剪纸一般都在晚饭后进行,通常都是凌晨2点以后才休息。“俗话说十年磨一剑”,剪刀起落间,十年光景已过,呈现在面前的是206幅作品,个中艰辛只有高云琴自己清楚。

  “好在家人及同事都非常支持我。”令高云琴欣慰的是,同为教师的丈夫主动承担了所有家务活,为的就是让她能静心揣摩《西游记》的故事情节、人物性格、环境地貌等细节。更令高云琴欣慰的是,受自己在剪纸时专心、专注精神的感染,如今正在师大附中读高三的儿子从小也养成了独立学习、独立生活的好品质。

  “可以说我的儿子也是伴随着剪纸《西游记》成长的。”高云琴告诉记者,自己刚开始剪《西游记》时,儿子才4岁多。当时她正在剪《美猴王机智学仙道》一节,其中的道童严肃及猴子俏皮形象经过多日苦思冥想也画不出自己满意的效果。突然有一天,亲戚家一位年龄相仿的女孩与儿子玩耍时,激起了她的灵感。马上让儿子和女孩按照书中意境做自己的模特,她拿起画笔勾画了近三个小时才完成绘画部分。后来儿子曾多次客串了高云琴的模特。“这幅作品就是以我的原型剪的。”如今,高云琴的儿子时不时会翻看母亲的剪纸《西游记》 ,回想当年的创作情景时,全家人都会露出幸福的笑容。

  然而,在剪纸的道路上高云琴也留下了自己对父亲深深的遗憾。“我的作品一半的功劳是父亲和妹妹。”提起父亲,高云琴眼角挂满了泪水,父亲和妹妹帮助高云琴只完成了文字修改的初稿后,父亲因病不幸于2010年初去世,后续修改工作都是妹妹独立完成的。最终,高云琴的父亲没能看到女儿的作品,这也成了高云琴今生最大的遗憾。但转念一想,剪纸《西游记》的出版,也算是对父亲在天之灵的一种告慰。

  不断突破超越自我

  高云琴的家中,剪纸、书法、绘画作品随处可见,堪称是一座小型“艺术展览馆”。正是有了这些众多门类的艺术爱好,才成就了高云琴极高的剪纸造诣。

  纵观高云琴剪纸《西游记》一书,各路神仙、妖魔鬼怪等,在形象设计、语言描述方面都带上了喜剧风格。高云琴告诉记者,她作品中塑造了唐僧坚定、执着的形象;而孙悟空则是活泼、机智、乐观、千变万化;沙僧能吃苦、老实;猪八戒爱表现,傻中透着点幽默,甚至连小女妖都显得可爱机灵。

  “艺术就是要有创新性。”高云琴告诉记者,她不但传承了剪纸的传统技艺,而且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各种艺术展示形式。“唐僧的手及树枝借鉴的是敦煌壁画风格,人物则借鉴了皮影艺术形象,部分小石头则是借鉴书法技艺。”高云琴笑着告诉记者,《西游记》涉及到复杂的人物特征、人物服饰、 各式建筑、种类繁多的动植物、各样的神奇法术,以及具有特殊功能的法器。要用剪纸在一个平面上表现这些立体形象和场景的难度可想而知。为了准确表现壮阔的场景,传统剪纸讲究千刀不断,万刀不乱,因而画面不表现重叠的事物。为了发展剪纸的表现力,在没有前人经验可以借鉴的情况下,她探索了重叠的表现技法,最终令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物跃然纸上。从最初的单层到多层,单色到复色,传统到现代,平面到立体,每一幅作品的完成,对她都是一次自我超越。


  最近,高云琴无意中从网络看到了剪纸艺术家李闽一幅幅如油画般的多层立体剪纸作品,被深深地折服了。“虽然我现在也能简单地剪出一些立体作品,但相较李闽老师而言,差之甚远。”高云琴心里有了一个更大的目标,那就是潜心研究多层立体剪纸技艺,力争将她目前已经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的《水浒》、《红楼梦》、《三国演义》三部古典名著以多层立体剪纸的形式创作完成。

  高云琴欣慰地告诉记者,她的另外一部作品《创意立体剪纸》书稿也已交付出版社,预计明年就可出版。

  屈指算来,自高云琴正式涉足剪纸至今已经15个年头,而她也养成了除读书、写字之外的另一种习惯,那就是剪纸。

  别样的世界,精彩作品,将在她的追求和努力中继续孕育诞生。

  作者:曹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