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传统佛山剪纸遭遇当代生存的挑战(组图)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张拔

  张拔 铜衬 《到处莺歌燕舞》

这是取自毛泽东1965年的一首诗《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这个作品是上世纪70年代创作的,可以有对应的图解,就是歌颂当时井冈山的新面貌。

张拔、潘保琦

  张拔、潘保琦 纯色 《英雄花开》

这是很有名的作品,当时曾入选全国美展。这是东方红组画,当时去张拨家里收藏,大概只有三张,组画的创作时间就在1966年左右,当时有一个叫《东方红》的歌舞剧。民间艺术研究社组织一帮艺术家根据歌舞剧创作一批作品,这是其中之一。

潘保琦

  潘保琦 纸衬 《迎风飞燕》

潘嘉俊画家《我是海燕》的剪纸版。迎风飞燕这个剪纸其实很厚,有几层的剪纸叠,每个形状粘在刻线的边沿,工艺也是很复杂的。

张拔、潘保琦

  张拔、潘保琦 铜衬 《舞龙》

虽然还标为“铜衬”,其实这些作品的衬纸已经不是铜的了,由于成本问题,现在这类作品只是用电化铝、锡纸做衬底。但是还是能看到佛山的传统剪纸的痕迹在里面。张拨的作品特点是构图非常饱满。潘保琦是他的太太。因为潘保琦是女性,所以作品通常比较温情,具有抒情性。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实习生 陈宇强 黄韦蓉 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陈文杰

在广州花园酒店的大堂,有一幅名为《红楼梦—金陵十二钗》的巨型金色壁画,成为许多“老广州”城市记忆的一部分。许多人或许不知道的是,它既非绘画也非浮雕,而是一件佛山剪纸作品。

7月29日,由广州艺术博物院主办的“时代剪影—院藏现代佛山剪纸精品展”安静地拉开了帷幕。在这次展览中,人们可以看到艺博院近年征集的佛山剪纸作品中遴选出的60多件精品,包括54件现代剪纸,7件作为辅助陈列的传统剪纸,年代跨度上起清末民初,下至20世纪中后期,种类包括纯色、铜凿、铜衬、木刻套色、纯色、纸衬等。

佛山剪纸是广东地区极具地域文化特色的工艺品之一,素来以色彩强烈、金碧辉煌、地方特色浓郁著称。20世纪60至70年代,现代佛山剪纸出现了一批作品,以反映现实题材、主题鲜明、艺术创作力强而全国闻名,它们突破了剪纸作为民间工艺的程式化藩篱与当时艺术为政治服务的创作目的的双重局限,彰显艺术美感,受到了人们的喜爱。

“佛山剪纸,尤其是佛山的现代剪纸在现代艺术史中是很有地位,很有影响力的一种类型。”此次展览的策展人、艺博院陈列研究部黎丽明博士说。过去,佛山剪纸历史悠久、行销各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佛山现代剪纸在全国剪纸中艺术水准首屈一指,2006年,佛山剪纸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然而近年来,剪纸的创作与市场却双双萎缩。面对越来越发达的电子印刷科技,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替代产品,佛山剪纸作为一门传统装饰艺术,也遭遇了当代生存的挑战。

从诞生起就带有商品经济的深刻烙印

信息时报曾经就佛山剪纸的历史与现状问题,采访过佛山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梁诗裕—他同时是广东省抢救木版年画、剪纸项目组的副组长。他曾经向记者介绍,在有据可查的地方文献中,最早有关佛山剪纸的记载出现在南宋,更有民间传说可将历史上溯到唐朝。在我国,许多剪纸都源于过年、喜庆、祭祀等民间活动,佛山剪纸则有所不同,它的繁荣源于明清时期商业包装的需求。

元末明初,佛山发展为全国著名的手工业重镇。手工业产品被生产出来以后,需要进行包装,而当时的印刷技术不足以印制精美的包装纸,于是佛山人利用本地的剪纸工艺,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同时应用在商业上和生活中。梁诗裕曾在香港见过一种清初婚嫁时使用的剪纸包装—按照地域习俗,女儿出嫁要送“嫁女饼”给对方。倘若以白纸包装,既不美观,又欠档次。于是佛山人给“嫁女饼”包上剪纸,上面刻有鸳鸯图案和“白头偕老”之类的祝福话语,美观大方,类似于今天的礼品袋。

传统的佛山剪纸,从功能来划分,有过年用的窗花门笺、祭祀供品和婚嫁礼品上的饰花、刺绣雕刻花样的底稿、商品包装上的装饰等等。它不仅仅满足于民间日用,还大量供给于传统手工业和商业—例如作为玻璃蚀刻的图案辅助。正是这种颇具现代意识的创意、以及与传统手工业千丝万缕的联系,让佛山剪纸有了批量生产的市场需求,在手工业和民间工艺之间形成了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的关系。据地方志记载,清代中后期的佛山地区拥有200多家剪纸作坊,当时佛山剪纸产品行销省内和中南、西南各省以及东南亚等国。

技法特殊,具有复数性特征

佛山剪纸,严格来说是“刻纸”,也即用刻刀在纸上刻出图样。在梁诗裕看来,佛山剪纸和北方剪纸最大的不同在于对凿刀的使用。北方剪纸多是使用剪刀进行的个人创作,成本高、耗时长,主要用于节庆装饰,难以成为商品;而佛山剪纸从清初开始就具有商品的性质。“如果商业生产还像一般的北方剪纸那样,肯定会亏本,所以佛山人用凿刀,一次刻下去就是几十张。”

因为是“刻纸”,佛山剪纸不仅在纸张上刻,在纸张上以颜料写色、用木刻套色、用不同颜色的剪纸衬色等,还创造出在铜箔上敲凿、用颜料写色、用其他色纸衬色、黏贴等工艺。因此,佛山剪纸有纯色、纸衬、纸写、木刻套色、铜凿、铜衬、铜写等种类。工艺的多样性,造就了佛山剪纸具有色彩丰富夺目、金碧辉煌的特点。

技法不同,艺术语言也就不同。在黎丽明看来,刀刻的方式意味着画面中更多的“刀味”,以及与版画等其他艺术门类互文的可能。“创作空间大了很多,颜色也很丰富,也就适合用来表现一些现代题材”。进入20世纪50年代,在“艺术为政治服务”为文艺政策之下,佛山剪纸开始创作新的题材。新题材的佛山现代剪纸,一方面摒弃了传统剪纸的乡土气息和民俗意味,另一方面以传统技法为基础,在剪纸技法、题材、语言和风格上又有所创新,迎来了佛山剪纸又一个新的辉煌时期。

对比展览中同时呈现的传统佛山剪纸与现代佛山剪纸,可以看到明显的不同—创作内容上,传统的佛山剪纸内容是商标、民俗吉祥图案和文字,现代佛山剪纸是主题创作。构图方式上,传统的佛山剪纸多以几何图案作为基本元素再进行组合,现代剪纸的许多创作者曾经过美术学院的训练,或是受到美术学院风格的影响。他们把现代绘画技巧融入剪纸,某些情况下不再遵循传统的构图规则,让剪纸的图案变得更加多元化。

市场现状不容乐观

1949年之后,佛山剪纸没有了市场需求,顿时萧条下去。1956年,佛山市为了保护和发展本地民间工艺,成立了佛山市民间艺术研究社。当时重点保护的几种工艺里,排在首位的便是剪纸。到1960年代初,剪纸车间里有10多位主创人员设计剪纸图案,另有100多位工人负责生产。黎丽明告诉我们,那时也正是佛山现代剪纸的高峰时期。佛山民间艺术研究社的张拔、潘保琦、林载华、汤集祥、杨永雄、邓本圻等剪纸艺术家,是缔造这一辉煌时期的重要干将。他们的作品被以宣传画的形式登载在报刊上,向全国人民展示,他们中的几位,也成为全国美协会员。

然而随着上世纪80年代,这批老艺术家纷纷退休,佛山剪纸又陷入了危机。首先是人才凋零、人手紧缺。他们无法再像1960年代那样细分为主创人员和生产人员,“一个艺术种类能常盛不衰,肯定是因为它拥有一个不断有新人加入、创作力始终旺盛的梯级团队。而佛山剪纸目前恰恰处于近乎断层的阶段。”黎丽明沉重地说。

曾经的佛山剪纸是作为商业包装和手工业衍生产品被消费的,然而在设计业高度发达的今天,由电脑设计的精美的平面广告、海报、商标替代了佛山剪纸实用性的部分,但它作为纯艺术品的原创性又不断退化—梁诗裕认为,佛山剪纸目前遭遇的瓶颈之一在于缺乏主创人员,导致产品构图缺乏新意。这几乎成为了一个死循环:没有优秀的设计师,就设计不出好作品;没有好作品,就没有资金聘用优秀的设计师。

那么佛山剪纸究竟有没有被今天的消费者接受的可能呢?一个亮色的例子是,越来越多的中小学、少年宫将之作为美育内容引进了手工课堂,一些在幼教领域工作的年轻教师,也在业余时间开始剪纸创作。然而,要让市场与藏家来接受这一门类,问题重重。

首先的问题是当代佛山剪纸的定位问题。黎丽明忧虑地说:“佛山剪纸究竟是艺术品还是工艺品?是低档工艺品还是高档工艺品?准确的定位对剪纸的发展路向有着重要的决定作用。其次,人才的缺乏也是一个很要紧的问题。无论是艺术品市场还是工艺品市场,消费者肯掏钱买,必然首先是它有符合一些消费的要求和准则。如果仍然停留在张拔、林载华时代那样的题材和风格,而没有与现代审美趣味结合,没有创作出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意趣,符合现代家居装饰的装饰风格,符合现今艺术品市场运用的规律的新题材,而只是期待政府进行保护,那么它的前途就危险了。”

然而,黎丽明也看到了某些希望,她告诉我们:“与更多承载了民俗功能的北方剪纸不同,佛山剪纸的装饰性其实是很强的,所以放在现代家居装饰、服装设计等领域,也是非常的契合的。林载华等前辈创作的广州花园酒店中的那幅作品,代表了现代剪纸与建筑的结合,就是一种有效的尝试。”(来源:信息时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