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洛阳剪纸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央广网北京1月20日消息 据中国乡村之声《乡土乡情》报道:记者来到王飞家里时,他正在卧室靠窗的小方桌前 雕刻着最新的作品。桌子中央的画纸上,两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簇拥开放。端坐在画纸前,王飞气定神闲,动作如行云流水,犀利的刀锋游走在画笔的纹路里,宛如一条戏水的小鱼。得知记者来领略剪纸的魅力,王飞打开了话匣子。

  王飞:“剪纸这种表现手法,剪刀剪、刻刀刻、手工撕。咱这属于剪纸中的一个分支,用纸雕去体现,体现图案能体现更精细,纤细秀丽,剪纸一次只能剪一张到两张,这个一次可以做十到八张。”

  王飞告诉记者,微雕剪纸又称为千年纸雕,距今已经有1200多年的历史,剪纸用的纸张是宣纸,俗称千年纸,经过手工染色以后色泽饱满,可以长期保存。雕刻时,根据作品大小,取五到十张相同尺寸的宣纸,码放整齐,再把事先画好的图纸放铺平在宣纸上面,按照纹路雕刻。

  王飞:“千剪不断,万刻不乱,不管再大作品,再小作品,不管费时间长短,如果一断,那就是一幅次品。一幅作品刻几十万刀上百万刀,线与线要连起来,不能乱,展现出一幅很完整很有序的画面。”

  在王飞的手边,四把长约20公分,宽如米粒的刀片依次排开,这些刀片夹在褪色的青竹片中,又被层层的线头裹住,显得古朴而精致。王飞告诉记者,这些刀全都是他亲手打磨并淬炼的,每磨一把刀都要经过至少六道工序。

  王飞:“先开型、粗磨、淬火、细磨、蘸火、最后把氧化层逼掉,这些工具必须要自己做,只有自己用顺手,才能做出来好作品,学剪纸先学磨刀。”

  王飞告诉记者,剪纸20多年,他亲手磨出了上千把刀,在创作过程中,每隔5秒,他都要把刀放在磨石上打磨一番,刀锋和磨石的摩擦声,对他来说就如同呼吸一样自然而亲近:

  王飞:“这么小的刀,差之毫厘,力度都错很多,如果今天状态不好,都磨不来一把很趁手的刀。”

  记者:“有没有因为磨刀受过伤?”

  王飞:“那经常。磨刀的时间一定要把刀按平,指头下面是刀,下来是磨石,来回就这样磨,猛一看磨石上红了,有血,蘸火的时候,红到白炽状态,必须瞬间扎到淬火这里边,直接烧红扎到指头上也多着。手上没啥伤疤,都成茧子了,拿刀扎这没感觉。”

  纯手工做剪纸,是王飞一贯坚持的原则。这里的手工,不单单是指剪纸过程的亲力亲为,同样指各种剪纸工具的打磨和制作。除了剪纸用的刻刀,刻板的制作也十分耗费心力,从原材料的采集到配比,再到凝固成形,全由王飞一人包办。

  王飞:“垫板要半年重新做一回,夏天会软,冬天会硬。材料主要是蜂蜡、石蜡、牛油、大油、草木灰、玉米面,成比例,想做自己满意的好作品,有的东西讲究不了。”

  微雕剪纸重在一个“微”字,在王飞的作品中,有些线条的宽度不足一毫米,比头发丝还要细,因此,细腻的手法和专注的精神,是微雕剪纸技巧的精髓所在,王飞告诉记者,每一次潜心创作,都是自我与现实的一次剥离。

  王飞:“一个人在这屋里面,没人敢打扰你,稍微一分神,都会把线条刻坏。高度集中两个小时, 下楼或出去干啥,有几个小时视力恢复不过来,全部是模糊的。”

  雕刻时,王飞身体微微前倾,小拇指90度弯曲支撑在画纸上,拇指和食指紧紧捏住刀柄,随着线条的变化,不断变换着手中的刻刀,刀尖行至细微处,如蜻蜓点水,遇到复杂处,又如蝴蝶穿花,一幅作品下来,连他自己也记不清自己刻了多少刀。

  王飞:“想体现牡丹花的软、柔弱,就是细,越细牡丹花出来越漂亮,你就像很小这牡丹叶子的一根筋,你说我刻了多少刀? 拿着刀完全从里线到外线全部走下来,一幅多品需要多少万刀,这没法统计。”        

  在王飞所有的剪纸作品中,他最满意也最骄傲的一幅,是耗时近两年完成的作品--《洛神赋图》。这幅作品全长675厘米,宽28.5厘米,共有人物51个、树木数百颗、龙9条、印章33枚、蝇头小楷500多字。黑白相间的纸雕作品上,人物的衣褶、发丝、眼白,飞龙的触须、龙鳞,树叶的形状、脉络,各不相同却又立体有序。整幅作品细微处如抽丝化雾,磅礴处似云龙入海。对于这幅作品,王飞有着很深的感情。

  王飞:“以名气来说,任何人一听,都知道《清明上河图》,立马联想到开封。咱洛阳这好东西实际是很多,《洛神赋图》这名画,好多人不太了解,河洛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主流文化,不管花多长时间做出来,想做一个咱洛阳自己的文化名片。”

  爱一行,做一行。做一行,精一行。王飞今年虽然只有37岁,可与剪纸结缘已经有20多个年头。童年里,奶奶偎在床头缝鞋印的场景,在他的心里埋下了剪纸的种子。

  王飞:“小时候,家人做鞋,都需要剪鞋印,用布剪个花,用针缝到旁边,很简单,很抽象一个花型,我觉得那东西挺好玩的。”

  年纪稍大之后,王飞开始自己尝试剪纸,他用废旧作业本剪出的各种简单花型,被同学们在班里争相传看,这给了小王飞无尽的鼓励和信心,仅仅十五六岁的他背起小包,揣着自己的剪纸作品,一次次到市区观摩剪纸展会,一个绚丽神秘的剪纸世界,渐渐展开在他的眼前。

  王飞:“当时我做那,基本书里面夹着,见到人家专业做这老艺术家们人家做出来那,很震撼,人家有一米多长的剪纸,用框子裱起来,真漂亮,我觉得他们能做成,我应该能比他做更好。”         

  王飞把自己的童年泡在了剪纸堆里,他走遍临近的村子,寻访民间剪纸艺人。从剪子到刻刀,他不断尝试着不同的剪纸风格。毕业后,王飞被分配到企业上班,单调重复的上班生活,让他与剪纸渐行渐远,3年后,他毅然辞掉了工作,来到河南科技大学工艺美术成教班进行深造。

  王飞:“厂里上班比较死板,没一点挑战性,剪纸上能体现我的价值,我就在这上边我有钻进,做别的熬日子。”

  在人生的低谷中,陪伴在王飞身边的,依旧是剪纸。心烦的时候,他拿出刻刀一遍遍打磨,用沙沙的磨刀声抚平内心的焦虑。委屈的时候,他拿出红彤彤的宣纸,一刀一刀的雕琢,在刀锋的轨迹里,寻找前行的方向。

  守得云开见日出,随着王飞的手艺日益精进,他在业内的名气也越来越响,不少人专程找他定做剪纸。20多年的相依相伴,从低谷到辉煌,剪纸对于王飞来说,像一杯陈年的老酒,越品越香。又像一位体贴的老友,知心暖心。

  王飞说:“可以不去应酬,可以不出去玩,不做这不可能,这跟衣食住行一样,缺一不可,长时间不做会想它,自己中意的东西,有人没人的时候,自己拿出来看看,养成这习惯了。”

  现在,王飞已经是洛阳剪纸界较有名气的剪纸大师,他的剪纸作品,多次在国家级和省级剪纸博览会上被评为金奖。他和其他剪纸艺术家在老城区打造的千年纸雕艺术坊,成为人们了解剪纸文化的一扇窗口。不仅如此,面对上门求学的年轻人,王飞倾囊相授,分文不取。

  王飞:“这东西做的人现在越来越少了,希望他们比我做的更好,只要能坚持下来,这门手艺就不会丢,不能叫它从咱这丢了。”

  王飞的剪纸桌,紧靠着一扇落地窗,记者离开时,窗外飘起了零星雪花,无数个轮转的季节里,王飞就是坐在这样的角落,听风看雪,雕琢时光。感谢王飞以及那些和他一样的剪纸艺人,正是由于他们的坚守,剪纸这门古老的手艺,才会在变换的岁月里代代相传,而我们,也能够借着他们的双手,感受剪纸这门手艺永恒的魅力和馨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