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剪纸让人“心静而慧”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br><br>1

  1

  谈特色

  扬州剪纸是南派剪纸的代表

  记者:中国的剪纸已经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您认为,目前扬州的剪纸在全国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翁文:传统的剪纸艺术按照地域可以划分为南派和北派。北方的剪纸朴素大气,粗犷形象,大多来源于生活,表现出北方农村的风土人情。相比较而言,南派的剪纸由于受到南方文化艺术气息的熏陶,更显精致。而扬州是中国剪纸最早流行的地区之一,在唐宋时期就有了“剪纸报春”的习俗,扬州的剪纸可以说是南派民间剪纸艺术的代表之一。2006年,扬州剪纸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记者:就风格而言,扬州剪纸有何特色?

  翁文:扬州剪纸强调图案精美和线条流畅,以“秀丽、灵动、柔美、典雅”之美而闻名。我的师傅就曾经总结出了一套剪纸的要诀“圆如秋月、线如胡须、尖如麦芒、缺如锯齿、方如青砖”,就指出了在剪纸时如何处理圆、线、尖、方上的要点。

  而且在制作的过程中,扬州剪纸也有其自创的特点。在构图时,要求只打出大概的轮廓,一些熟悉的花样,考究直接开剪;在剪裁时,要求将四张宣纸叠放后再剪,并且按先内后外、先难后易、先内景后外框的方法剪花样。

  2

  谈价值

  剪得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记者:如今剪纸作为花样的功能已经不再了,大多是用于收藏或者制成一些新式的剪纸艺术品,那么在您看来,扬州剪纸最大的价值在哪里?

  翁文:古往今来,剪纸的艺术价值,从来没有降低过,它一直很“耐看”。现在扬州的剪纸从老一辈的艺人手中,一代代地传递下来,这也说明了扬州剪纸有很强的生命力。在传统中发展,在传承时创新,这也是剪纸艺人现在还需要做的工作。

  记者:从十多岁开始您就从事剪纸这一行,您觉得剪纸给您带来了什么?

  翁文:一开始剪纸就是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剪纸中,我收获的最多的就是甜蜜。这几年常常有机会外出表演,无论那些人喜欢剪纸也好,或者是单纯的欣赏也好,他们看到剪纸作品以后的赞赏和啧啧称奇,总是让我内心无比地甜蜜。剪出好的作品,自己欣赏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谈创作

  心静而慧,心宁而智

  谈创作

  心静而慧,心宁而智

  记者:您觉得在剪纸制作过程中,如何才能剪出精密细致的扬州剪纸?

  翁文:心静而慧,心宁而智。这是做人的道理,也是剪纸的道理。学习剪纸需要时间的打磨和经验的积累,坐得住板凳,耐得住性子,再精细的线条很容易就能剪出来。

  学习剪纸需要多观察,多揣摩,自身爱好加上心灵手巧,此外还需要内心的平静,很多人就是因为内心浮躁,最终没能坚持下去。

  记者:每位剪纸大师的创作风格都不同,您喜欢选择哪些题材创作?

  翁文:在选材上,扬州剪纸一直以花鸟鱼虫人物为主要的取材方向,随着时代的发展,扬州的剪纸又发展出了与建筑设计领域结合、与活泼灵动的动物结合等题材,拓宽了扬州剪纸的取材范围。

  我剪纸喜欢取材小动物等动态的东西,比如剪柳叶必须剪出飘起来的灵动状态,我喜欢“流动”着的图案。

  4

  谈现状

  传统工艺还有很大的市场

  记者:您的不少艺术作品都曾经获奖,现在这些作品都在哪里?

  翁文:这些作品有的我已经挂出来了,有的被客户买走,还有的送到中国剪纸博物馆,送到北京等地区展览。还有不少珍贵的作品,我一直把它们珍藏在家中。

  记者:作为一名工艺美术大师,您对扬州剪纸这一传统工艺的发展现状有什么看法?

  翁文:这两年我们也经常在剪纸博物馆,在瘦西湖等旅游风景区表演展示扬州剪纸这一传统工艺。在展示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很多扬州人对剪纸都不了解,甚至是不知晓。对于剪纸这一传统工艺的发展,还需要做很多的工作。现代的产品设计无法取代人对手工制品的需要,这一传统工艺的发展和保护,需要全社会的重视。

  记者:那么,您觉得扬州剪纸现在的市场前景如何?

  翁文:其实扬州的剪纸艺术一直都很受欢迎。上世纪60年代,我到扬州漆器玉石厂工作时,扬州剪纸就已经非常出名。1961年,曾经拍摄过与扬州剪纸有关的纪录片。那个时候还有广州画家专程赶到扬州来画师傅和我剪纸的画像。上世纪80年代我创作出的作品《八龙戏珠》曾经获奖,后来,一位收藏者由于十分喜欢,花费了1万多元将其购买珍藏。

  未来,扬州剪纸这一传统工艺,市场会越来越大。

  5

  谈传承

  后继有人,出大师

  仍需时间磨砺

  记者:您现在还在教徒弟吗?

  翁文:我现在还教徒弟的,但目前真正出师的只有三个。

  现在还是时常有人因为爱好剪纸而上门求学,但是真正能够坚持下来的人并非很多。但是我还是相信,扬州的剪纸是有后继力量的,但是要想出大师,出精品,可能还需要时间的积淀。

  扬州剪纸博物馆也会经常举办剪纸夏令营,也会招一些大学生学习,他们都是扬州剪纸的新生力量,也能够为扬州剪纸注入活力。

  记者:对于年轻的剪纸人,您有什么建议吗?

  翁文:其实,剪纸要想剪好,考验眼、手、心三者并用,学成并非易事,更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时间的打磨和经验的积累才能剪出好的作品。

  以前我们常说,做剪纸要“天圆地方”,所谓“天圆”就是要头脑灵活,“地方”就是要坐得住,只要牢记这一点,扎实勤奋,假以时日一定可以小有成就。

  记者 邱凌 见习记者 赵颖

  同行眼中的翁文

  她的动物剪纸很传神

  1978年,扬州剪纸博物馆馆长王京进入工艺厂工作时,就已经认识了翁文。在这30多年的交往中,让王京有了很多机会与翁文接触。

  “她做出来的东西确实是好东西。”王京告诉记者,剪纸博物馆也收藏了她的多幅作品。她的谦虚、朴素,也让王京记忆深刻:“翁文获奖无数,话却不多。”

  作为剪纸大师张永寿的徒弟,翁文在扬州剪纸的保护和传承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在此基础上,她将剪纸剪出了自己的思想,“在传统剪纸的基础上,她的动物剪纸可谓是十分传神,十分有特色。”王京对于她的作品很熟悉,八条龙在她的剪刀下,惟妙惟肖,十分生动。

  家人眼中的翁文

  家就是她的工作室

  40多年前,翁文的丈夫纪立信与她相识。他从事的是供电工作,虽然与妻子的工作并没有太多交集,但是为了全力支持妻子的工作,他总是默默地在家中做点儿家务。

  “她总是忙着工作,从不怨累。一回到家里,也是忙着做她的剪纸工作。”纪立信说,家里也变成了她的工作室,即使现在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以前,她每天也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来琢磨剪纸,平时没事她是绝对舍不得放下手中的活计的,“即使是最艰难的岁月,她也是忙着找合适的材料,偷偷在家做剪纸。”

  虽说如此,但是无论是在什么境地,纪立信都很支持她的工作,也经常心疼妻子。“现在年纪大了,我也常常劝她可以休息休息。”纪立信无奈地摇摇头,但是她还是不愿意。

(责任编辑:HN666)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