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齐家剪纸:生活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正在剪纸的齐立娟。

百蝶图作品局部。

红、蓝、白、黑、绿、黄……十多米长的纸绢上,一只只七彩蝴蝶,上下翻飞,让人眼花缭乱。年近六旬的齐立娟和女儿一起,用两年时间剪出了这幅百蝶图作品,花费的心血,可想而知。

“我喜欢剪纸,即使挣不到钱我也要剪,这门手艺让人心情好、快乐。”从齐立娟满脸的笑容里,能看得出来剪纸给她带来的幸福和满足。齐立娟是齐家剪纸自治区级非遗传承人,30多年前,从隆德县嫁到永宁县时,她将齐家剪纸一并带到了这里。经过几十年的努力,齐家剪纸也从当初无人知晓的手艺,成为如今的非遗项目。齐立娟说,剪纸给她带来了很多,女儿的加入,更是让人欣慰。

家传的独门绝活儿

齐立娟说,自己和剪纸,注定了不可分离,因为剪纸是齐立娟家的独门绝活。

齐立娟父亲叫齐孝贤,在隆德民间很有名气。齐孝贤会书法、剪纸,甚至连妇女擅长的刺绣和织毛衣、裁剪衣服,她都样样精通。而他的剪纸手艺,更是独门绝活儿。齐立娟说,她的父亲可以不临摹、不画样儿,直接凭着想象和感觉,剪出美丽的作品。

“其实小时候,不止父亲,我的奶奶也会剪纸,他们经常在过年的时候,剪出一幅幅好看的剪纸作品,贴在窗户上,一下子就觉得有年味了。”齐立娟说,在物资匮乏的年代,一幅幅红红火火的剪纸窗花,就代表着年,代表着欢乐。

齐家剪好了窗花,也从不吝啬,四邻八舍谁想要,尽管来拿。看着邻居都来自己家,一边拿窗花,一边伸出大拇指交口称赞,这是齐立娟最自豪的时候。

“我好像从记事的时候开始,就学着剪纸了。”齐立娟说,那时候的红纸可金贵了,不是随时都有的,过年的时候,她就拿着父亲剪下来的边角料,学着剪一些花朵、叶子或者小动物。痴迷剪纸的齐立娟,后来发展到见纸就剪,家里的好多书本,翻开内页,都能看到她剪纸的痕迹。

这样的痴迷,一直在齐立娟的人生轨迹中延续着,就算远嫁也不曾中断。

庆幸有剪纸陪伴

长大的齐立娟远嫁永宁县,刚离开娘家的那段时间,齐立娟将所有对娘家的思念,都藏在剪纸中。上下翻飞的剪刀,剪出了一幅幅精美的作品,也暂时“剪断”了她对故土的思念。只要沉浸在剪纸中,齐立娟就变了一个人,她的剪纸世界里,容不下多余的情绪,只有一心一意的喜爱。所以,看到有不尊重剪纸作品的事,齐立娟总会说“心里难过”。

“刚嫁到永宁的时候,村子里好多人看我剪的作品好看,就要回去给自家孩子玩,结果孩子玩不了多久,就给撕碎了,有几次我看见撕坏的剪纸,心里好难过。”如今说起,齐立娟的话语里依然显露出难过之情。

手艺人的路是孤寂的,对于齐立娟来说,同样如此,只不过她将这种孤寂,看成了清净。在剪纸的世界里,她不觉得苦,更多的是庆幸。

“我真的很庆幸能有剪纸这门手艺陪伴,很多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拿起剪刀,只要投入剪纸,一切烦心事就都忘记了,有些人上了年纪就要买保健品,对我而言,一把剪刀,就能治好所有的病,心情好,病自然就少。”齐立娟的表情上,写满对剪纸的热爱。

百蝶图里的心血

百蝶图、五十六个民族、人物脸谱、十二生肖、十二金钗……热爱剪纸的齐立娟,创作出了一系列作品。记者问哪一幅作品是她最满意的,齐立娟说,“每一幅作品都倾注了我的心血。”

在这些作品当中,齐立娟似乎对百蝶图有着更深的感情,或许,是因为这幅作品是由她和女儿陈晓颖共同完成的缘故吧。

百蝶图是一副套色作品,十几米的纸绢上,粘贴着100个形态各异的剪纸蝴蝶作品。“很不容易的,这幅作品花费了我和女儿两年的时间。”齐立娟说,这是一幅套色剪纸作品,难点在于套色。

套色剪纸以阳刻剪纸为主稿,刻好后,将其正面分别扣合在所需各种色纸的背面,用铅笔把需要套色的形状勾画下来,然后分别剪好,再把剪出的各种色纸按要求部位,正面向下,准确地套粘在主稿背面。拿一只七色的蝴蝶来说,蝴蝶身上剪出的细纹,需要套上好几种彩纸,这就需要极大的耐心,如果稍不注意,背面的彩纸就会漏出来,而在套色的过程中,颜色须注意搭配关系和主调。局部套色只需在某个局部进行,颜色要求少而精,在画面上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这些都需要经验来掌握。

希望剪纸继续传承

说到剪纸的传承,齐立娟显得很欣慰,因为女儿陈晓颖从6岁开始,就跟着母亲学剪纸。

80后陈晓颖是医学硕士,但却沉浸在彩纸和剪刀的世界里。于她而言,剪纸除了应该坚守传统之外,还需要创新,她将现代元素融合到古老的剪纸艺术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母亲一直说套色剪纸在颜色搭配上要舒适一点,但我试着用了不同的方法。”陈晓颖很擅长用明显的色彩对比来突出主题,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但同时,剪纸又不会距离生活很远,相反,它是贴近生活的,是美好生活的反映,也是最接地气的一种艺术形式。陈晓颖说,其实传统文化和现代艺术表现形式并不冲突,创新也是为了更好地将传统文化传播出去。

陈晓颖在母亲的眼里,是肩负责任和使命的。

在陈晓颖这一代人中,齐家剪纸只有她一个人在继续学习,她希望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能够将美好的剪纸艺术传承下去。

“剪纸好像也很适合我,每当拿起剪刀的时候,脑子里就变得干干净净,很享受这样的感觉。”陈晓颖说,忙了一天的工作之后,能有这样的一方角落,释放内心的烦躁,是很难得的,她会好好珍惜和剪纸的缘分。

如今,陈晓颖和母亲剪的作品越来越多,许多社区、旅游部门、学校,都想请她们去开展剪纸艺术活动,她和母亲也一直想着能办一个展出,能够让更多人了解剪纸,爱上剪纸,也让非物质文化继续传承。

本报记者 刘旭卓 文/图

每年一入春,连翘花儿就开得一簇簇、一树树的,满枝金黄,艳丽可爱。和迎春、山杏一样,作为早春花,连翘也是人们在春天,最常见的观花植物。如今,经过了一整个春天的绚烂,入夏后的连翘,花期也要渐渐过去了,虽然没了那一树的金黄,但属于连翘的精彩却并没有结束。

草木百科

连翘:双子叶植物纲、捩花目、木樨科、连翘属落叶灌木。株高可达3米,枝干丛生,小枝黄色,拱形下垂。花冠黄色,1~3朵生于叶腋;果梗长0.7~1.5厘米。花期3~4月,果期7~9月。生长于山坡灌丛、林下或草丛中,或山谷、山沟疏林中,海拔250~2200米。果实可以入药。

连翘的果实

银川的立夏,在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到来了。虽然气温骤降让人很不适应,但毕竟是夏天了,在雨水的滋润下,越来越多的植物开始绽放花朵,给人带来美的享受。百花争艳时,早春花也低调地谢幕了,这其中,就有大家熟悉的连翘。

“现在花期已过,但再过一个多月,就到了连翘的果期了。对于连翘来说,果实才是它真正的价值所在。”宁夏林业研究院副研究员朱强介绍说,连翘的果实可是中药里鼎鼎有名的一位,“羚翘解毒丸”“银翘解毒丸”“银翘散”中“翘”的成分指的就是连翘。

从药用上看,连翘分青翘、老翘两种。在白露前后(9月初)采收的是青翘,那时的果皮呈青色尚未成熟;而寒露以后(10月初)采收的为老翘,此时果实已熟透变黄,果壳也裂开了。李时珍曾这样描述连翘:“连翘状似人心,两片合成,其中有仁甚香,乃少阴心经、厥阴包络气分主药也。诸痛痒疮疡皆属心火,故为十二经疮家圣药。”

可见,连翘最擅长清热解毒,消肿散结。“我爸爸是老中医,小时候我们家人如果感冒,他就会将连翘与紫苏、生姜煎煮后让我们服用,每次喝完就会出一身的汗,感冒的症状就能很快减轻。”说起连翘,市民马茹女士十分亲切,“我记得还和爸爸一起摘过‘青疙瘩’,一颗颗小小的青绿色的果实,拿回去用水煮后晒干;等家人需要的时候,爸爸会捡几颗给我们煮水喝。”

发达的根系

没有花可赏,却有果实可入药,其实,连翘的价值,还藏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

“连翘喜光,有一定程度的耐阴性;它喜温暖、湿润气候,但也非常耐寒、耐干旱瘠薄;对于土壤的选择它并不挑剔,在中性、微酸或碱性土壤均能正常生长。”朱强说,在干旱阳坡或有土的石缝,甚至在基岩或紫色沙页岩的风化母质上,连翘都能生长。

原来,连翘的根系非常发达,虽主根不太显著,但其侧根都较粗而长,须根众多,广泛伸展于主根周围,大大增强了吸收能力和固土能力;而且,连翘的耐寒力很强,可耐受-50℃低温,也正是因为其有着惊人的耐寒性,使得连翘成为北方园林绿化的佼佼者。

“同时,连翘的萌发力强、发丛快,可很快扩大其分布面积。”朱强说,因此,连翘不但生命力和适应性非常强,其发达的根系可在土层中密集成网状,吸收和保水能力强;而且因连翘侧根粗而长,须根多而密,可牵拉和固着土壤,防止土块滑移,具有良好的水土保持作用,所以它也成为国家推荐的退耕还林优良生态树种和黄土高原防治水土流失的最佳经济作物,意义重大。

小小连翘用处多

“以前一直把连翘当成是‘迎春花’,后来经朋友提醒才发现两种花有太多不同之处,比如迎春花的枝条是下垂,而连翘高大一些,枝条是向上生长的;迎春花是六片花瓣,连翘只有四片花瓣;最重要的是,连翘有果实,但迎春花可是没有果实的。”摄影爱好者常女士喜欢拍身边的花草,拍得多了,自己也成了半个专家。

对于她提出的几个不同之处,朱强表示了肯定,同时,他补充说,迎春花是木犀科素馨属植物,而连翘是木犀科连翘属的植物,这一点掌握了,聊起这两种花,就更专业了。当然,如果还想再多了解一些,朱强说,可以从连翘其他作用上“充充电”。

朱强说,很多人不知道,其实连翘属于野生植物油料,它的籽含油率达25%~33%,籽实油含胶质,挥发性能好,是绝缘油漆工业和化妆品的良好原料,具有很好的开发潜力;“它的油可供制造肥皂及化妆品,还可以制造像绝缘漆、润滑油等这些漆料;同时,连翘的籽油富含易被人体吸收、消化的油酸和亚油酸,油味芳香,精炼后是良好的食用油。”

此外,连翘提取物还可作为天然防腐剂用于食品保鲜,尤其适用于含水分较多的鲜鱼制品的保鲜。“连翘提取物能有效抑制环境中常见腐败菌的繁殖,延长食品的保质期,或许未来,在大家使用的防腐剂中,就能看到连翘的身影。”朱强说。

本报记者 王敏

在山上捡垃圾已成石学忠的日常工作。

两座古塔,矗立在巍峨的贺兰山下,一群守塔人,远离尘嚣,静静守候在它们身旁。这幅景象,有很多的想象空间,关于坚守,关于孤寂,但来到拜寺口双塔之后,记者感受更深刻的,是质朴和感动。

进山前先给家里打个电话

石学忠是这里的8名守塔人中的一员,他一直保持着一个习惯:进山前必须给家里打个电话。“山里便没信号,有时我们一去就是半天时间,怕家里人着急。”石学忠笑着说。

遇到石学忠的时候,正赶上他们“闹水荒”,他要去山沟里疏通管道。因为远离城市,拜寺口景区用水,是来自贺兰山深沟里的山泉水,因为输水管道长,地势起伏不平,再加上下暴雨会冲毁管道,所以景区经常会停水。

“估计又是管道被堵了。”石学忠说,好长时间水没断过了,应该是太阳晒得厉害,输水管子里的青苔长得太凶,所以把管子给堵了,他和同事要去两三公里外的水源头,一节一节查看停水原因。“喂,我进山了。”说完这句话,石学忠就挂了电话,小心地将手机放进衣兜,和同事一起向贺兰山走去。他们养了好多年的一条黄狗,跑在最前面。

比起疏通水管,雨夜值守就惊心动魄了许多。在拜寺口双塔旁边100米处,是贺兰山的泄洪沟道,下暴雨的时候,他们就在100米外,听着轰隆隆的山洪,感受着大地的震颤,查看两座塔是否安然无恙。“那时候其实反倒忘了害怕,最担心的是这两座塔。”石学忠很认真地说。

为捡垃圾差点滚下山

守塔人有一项重要的工作——捡垃圾。他们每天要沿着一两公里的石阶走几遍,寻找石头缝里的垃圾。

“没办法,总是会有人丢垃圾,我们只能背着袋子一个个捡起来。”石学忠一边说,一边用夹子熟练地捡起草丛中的一个塑料瓶子。有些垃圾很难找,压在石头下边的还好,最难的就是挂在山坡上的。石学忠说,有一次他为了捡一团卫生纸,差点滚下山坡。

“有些人不仅乱丢垃圾,说的话还挺伤人。”石学忠说自己遇到过几次,扔垃圾的人不仅不认错,他们劝说之后,对方还叫嚣“不捡垃圾你们就没事干了。”

拾级而上,捡垃圾是枯燥而且烦心的,但对于石学忠来说,捡垃圾的旅途,并不烦闷,因为他在心里始终念着山顶的风景。登顶之后,美丽的拜寺口双塔就在脚下,吹着山风,看着远处广阔的天际,觉得神清气爽。

除了捡垃圾,割草也是让人头疼的事。为了阻止野草生长,他们想了各种办法,铺石头、喷药、割,但没有很好的效果,野草该长还是长,这让石学忠很烦恼。

远离城市但并不枯燥

每天早上来到景区,晚上统一乘车回家,手机信号时有时无,这样的生活,石学忠已经坚持了近10年。夜幕降临时,这里一片静寂,只有双塔。石学忠说,这里远离城市,安静,但并不枯燥。

10年时间,他对眼前的双塔有了些许了解。石学忠认真地介绍说,双塔是西夏时期一处重要的皇家寺院,由上师主持寺务,由地位很高的人主持修缮粉装事宜。在拜寺口,还有许多寺庙遗址,这也充分说明此处曾是一处皇家寺院。

“你能想到过去这是一个皇家寺院吗?现在就剩下两座塔了。”石学忠说,自己虽然不太懂考古和历史,但它们有多珍贵,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每天早上起来,顾不上洗脸刷牙,石学忠总是先跑到屋外,舒展舒展筋骨,看看远处的双塔,“只要它们安然无恙地矗立,就感觉心里很踏实”。

本报记者 刘旭卓 文/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