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南派剪纸艺人黄涛:玩的是刀尖上的艺术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黄涛耗时一年半,剪纸完成《巴渝民俗图》。

▲刻刀剪纸须时刻保持刻刀与纸面呈90度直角

▲黄涛大胆改进融入山城现代元素,多数反映重庆城市风光和人文风俗。

剪纸,中国古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被称为“刀尖上的艺术”。

在南坪正街,剪纸艺人黄涛,靠着对剪纸的痴迷,耗时一年半完成《巴渝民俗图》。不过,他的剪纸用的不是剪刀,而是刻刀,俗称南派剪纸。靠着这门手艺,他开起了培训班和剪纸公司,年销售额近百万。

 一家三代传承南派剪纸

昨天,在南坪正街干警大厦居民楼里,一间50多平方米的民房内,四壁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剪纸,有吊脚楼、过江大桥、渝中半岛……一幅幅红彤彤的剪纸作品,将房间渲染得格外喜庆。仔细一看,剪纸线条细微之处小于米粒,不像是剪刀完成的作品。

这些作品的主人名叫黄涛,49岁,“这些剪纸的确不是剪刀剪出来的,而是用刻刀刻的。”他告诉记者,刻刀剪纸属于中国南派剪纸,灵秀纤细,多流传于川渝、江浙地区。

黄涛6岁便跟着父亲学剪纸,“黄氏剪纸”经过爷爷和父亲的传承,到他这里已传承了三代人、百余年时间。上世纪90年代,黄涛在一艘三峡涉外游轮上工作,业余玩玩剪纸,“外国游客对中国剪纸十分喜爱,剪纸一出手就被抢购一空。”

获得收益和成就感的黄涛,在2000年作出决定,要把剪纸当作事业来做,并注册了重庆首家剪纸公司。

同时刻50张纸不变形

比起爷爷和父亲创作的传统图案,到了黄涛手里,他大胆改进,融入山城现代元素,以前的剪刀也改用刻刀。记者看到,黄涛的剪纸有别于传统的团花图案,多数反映重庆城市风光和人文风俗,如洪崖洞、朝天门大桥、山城棒棒、麻辣火锅、重庆小面等。

纸,好比魔术师手里的魔术,而刻刀就是其中的灵魂。黄涛打开工具箱,里面有五六把刻刀,大小不一,“每把刻刀都是我亲手挑选的钢材、亲手打磨而成,刀尖细如针。”

黄涛向记者演示刻刀剪纸,首先挑选合适的刻刀,将宣纸垫在蜡盘上,宣纸上铺上样纸。只见刻刀一上一下,在宣纸上翻飞,不时飘起红色纸屑,无论是繁复的图案,还是细如米粒的线条,黄涛都拿捏自如。

“刻刀剪纸有个技巧,必须时刻保持刻刀与纸面呈90度直角,不然的话斜刀会使宣纸受力不均,剪纸图案变形不说,刻刀刀尖也可能被压断。”黄涛说,这是个熟能生巧的活路,初学者别想一步到位。

“如果一次垫上20张宣纸,就能刻出20张剪纸。”黄涛说,他已能同时刻制50张宣纸而不变形,在重庆已知的就他一人能办到。

 一幅作品耗时一年半

“想把多种物象组合在一起,产生出理想中的好结果,必须从一开始就用心用力。”黄涛告诉记者,剪纸离不开刺孔镂空等手法,一半实一半虚,关键在于线条的连接。

当然,除了基本功,一幅好的剪纸作品需经历选材、设计、构图、刻画,方才可成形。昨天,记者见到了他耗时一年半才完成的《巴渝民俗图》,其采用宣纸和绫布作为材质,长约1.8米、宽44厘米,描绘了嘉陵江畔老重庆街景的繁华景象。

记者看到,《巴渝民俗图》剪纸整体成形,重庆棒棒、磨刀工、算命先生等传统职业人展现在画卷中;还有喝茶、乘凉、剃头、打麻将等生活场景;而小面摊、豆花馆、火锅馆等各式老店铺,更呈现出浓郁的山城特色。

“这幅作品灵感来自《清明上河图》,经过前期采风,寻找山城民俗景色,然后拍下来留作原始材料;之后是结构创意设计,这一步也是最难的;最后是剪纸刻画成形,前后共花了一年半的时间。”丰富的场景展示、细腻的人物刻画,在黄涛的一刀一刻下,老重庆人繁忙而休闲的生活场景栩栩如生。

刻刀剪纸年入百万

近年来,随着剪纸在民间的流行,不少爱好手工的市民纷纷找到黄涛学习刻刀剪纸。前两年,他还开起培训班,一周一课,爱好者有中小学生,还有外国留学生。“黄老师每次讲剪纸课,教室都挤满了人,我就是从他那儿学会的剪纸。”南坪小学的刘昊然说。

如今,黄涛的爱人也和他一起经营剪纸公司,他们生产的剪纸艺术作品,占据了重庆市场的大部分份额,“去年销售额有七八十万,今年预计会有百万元左右。”

黄涛直言,尽管不同的风格赋予重庆剪纸不一样的审美价值,但创新不足也是阻碍重庆剪纸发展的绊脚石,要发展,就必须跟上时代,将传统民间艺术融入现代社会,持续创新,让它走进千家万户。(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郎建荣 实习生 钟佳岑 摄影报道)

手记

剪纸,匠心传承的文化符号

重庆剪纸,满满的喜庆和祈盼,贴合着重庆人的血脉,早已成为重庆这座城市的一种特殊文化符号,在山城传承。

靠着一张宣纸、一把刻刀,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花了大半辈子时间去热爱一件事,刻画出山城的市井百态、民风民俗,扬匠人不懈之精神,力促传统文化之美,他们做的,是极有意义的一件事。而黄涛,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位匠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