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剪 纸- 肖复兴(图)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肖复兴

剪

  那天,我带孙子高高去美术馆看马蒂斯的剪纸。这个题名为“马蒂斯剪纸:‘爵士的展览,是马蒂斯的一组剪纸画,共有20幅。这是1942年马蒂斯的作品,那时,马蒂斯73岁,信手拿起了剪刀和纸。剪刀在他的手中,鬼魂附体一般,灵动如仙;鲜艳的色块和诡异的线条,充满难得的童趣,让我看到了他绘画艺术的另一面。

  我指着马蒂斯的剪纸,问高高:好看吗?他回答我说:挺好玩的!高高只有四岁半,他的这个回答,让我高兴,因为他没有顺着我的问话回答说好看,而是说好玩。剪纸,和正儿八经的油画不同,正在于好玩。油画,需要画笔、颜料、画布和画架;剪纸,只要一把剪刀和一张纸,就可以了。所以,剪纸来自民间,而不像油画来自宫廷和学院。

  我和高高说话的时候,高高的爸爸正在前面,俯身趴在马蒂斯的一张剪纸前观看,不知道他看出了什么,又会想起什么。那一刻,我想起了他小时候,和高高差不多大的年纪,有一天,我和他妈妈有事外出,把他丢给奶奶照看。小孩子,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他开始磨着奶奶和他一起玩,玩他的积木、魔方、变形金刚和电动火车。那时候,奶奶已经七十多岁了,哪里会玩他的这些新式玩具?便总在玩的时候出差错,不是积木坍塌,就是火车出轨。他玩的兴趣锐减,开始磨着奶奶要找爸爸妈妈。奶奶没有办法,从针线笸箩里拿出一把剪刀,让他找张纸,说,奶奶教你剪纸吧!

  孙子眨巴着眼睛,望着奶奶,有些奇怪,但听说剪纸,还是来了情绪,飞快地跑走找纸去了。那时,我家里有很多杂志,花花绿绿的封面,正好成了剪纸的好材料。不一会儿,他抱来一摞杂志,递给奶奶说,教我剪纸吧!

  其实,奶奶哪里会什么剪纸!除了鞋样,她老人家一辈子也没有剪过一回纸,实在是被这个磨人精的小孙子磨得没招儿了。年轻时候,在农村生活,她看过村里人剪纸,是过年的时候剪出的窗花和吊钱,红红火火的,吉祥又好看。那些窗花里有很多如喜鹊登梅等复杂的图案,那些吊钱里有元宝和福禄寿喜更复杂的图案,奶奶哪里会剪呀!奶奶是被赶上架,只好拿起剪刀,冲着杂志封面开剪了,完全是有枣一棒子,没枣一棒子,剪刀没有任何章法地随意游走。彩色的纸屑抖落在奶奶的衣襟上之后,剪出来的剪纸,虽然祖孙俩谁也认不出是什么花样,却都很开心。孙子说了句:真好玩,便从奶奶的手里拿过剪刀,冲着另一本杂志的封面下笊篱。他觉得原来剪纸这么简单,一点儿都不难。

  我回家的时候,看见床上和地上都是彩色的纸屑,桌上铺满祖孙俩的杰作。儿子跑过来对我说,全是我和奶奶剪的,好看吗?我连说好看,那一幅幅剪纸,是比马蒂斯的剪纸还要抽象和野兽派,完全看不出剪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但是,随意甚至肆意的线条,如水如风,在彩色的纸上游龙戏凤,留下了祖孙俩心情和想象的痕迹。这些剪纸,让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包括剪纸和绘画在内的艺术,不见得都具象得让人看懂,关键是里面要有你的心情、想象和真挚的情感。


  从此,很长一段时间,我家总会是一地彩色纸屑,如同开春后的五花草地。奶奶成为了孙子的剪纸老师,祖孙俩让家里的那些杂志变废为宝。我从他们两人的剪纸里各挑出一张,夹在我的笔记本里,成为一段美好的记忆。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儿子长到我当年的年龄,而孙子和他当年一样大了。生命的循环,是以日子的逝去为代价的。那天,从美术馆回到家中,我拿出剪刀,对高高说,去,看看你爸爸那里有没有废杂志,爷爷教你剪纸!高高眨动着眼睛,好奇地问我:你会剪纸?像马蒂斯一样的剪纸?我信心满满地对他说:对,比马蒂斯还要好看好玩的剪纸!

  又是一地彩色的纸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