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村里都不多见的窗花 被他带到了卡梅隆的首映礼上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新京报讯(记者 周怀宗)一张小小的红纸,简单折叠几下,寥寥几剪,展开后就是一幅复杂的图案,这就是传统的剪纸,在过去,每到过年,人们都会用各式各样的剪纸来装点窗户,晚上屋里的灯一亮,远远就能看到窗户上映出的美丽图案。但如今的村庄里,已经很少有人贴窗花了,会剪纸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然而,就在今年年初,在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的首映礼上,一幅中国传统的剪纸作品被当做礼物送给了卡梅隆。这幅作品的作者,就是京派剪纸非遗传承人张晓林,除了把剪纸带上卡梅隆的首映礼之外,很少有人记得,这个人,还曾经用剪纸这个如今乡村里都难以见到手艺,创造过吉尼斯世界纪录。


张晓林和他的剪纸作品。这幅作品被当做礼物送给了卡梅隆。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插队8年 靠剪纸总能混个肚饱


剪纸是中国传统的民间手艺,在过去,每个村里,总有那么一两个心灵手巧的主妇,用一张小小的花纸和一把剪刀,剪出一幅幅五彩斑斓、寄托着人们美好祝愿的图案。


“这个手艺,在以前都是传女不传男,母亲传给女儿,一代代传下来,但到了我们家,我们只有哥仨,没有姐妹,我母亲只好在我们哥仨中选一个,最终选择了我”,张晓林说。


和其他非遗不同,剪纸并不是一个足以谋生的手艺,纸片很便宜,过去乡村里的人工,更无法用钱来计算,“在过去,这门手艺不可能养活一个人,更不用说养活一家人了。一般都是村里有红白喜事,请会剪纸的人去帮忙,也就管一顿饭。过年的时候贴窗花,也都是免费给人剪”,张晓林说。


兄弟三人中,张晓林内向、安静,且喜欢画画,这是他母亲选择他传承手艺的原因,“当时就是觉得好玩,所以学了,从没想过,未来会靠这个做什么”,张晓林说。不过,会一门手艺,终究还是不同的,插队8年,靠着剪纸,张晓林总能混个肚饱,“那几年我是吃百家饭过来的,谁家有红白喜事,都叫我去帮忙,好的、次的、干净的、不干净的,谁家的饭都吃过”。


和剪纸相伴60年。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90平方米剪纸创造世界纪录


从开始学剪纸,到现在已经60年,60年中,张晓林最得意的一幅作品,是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奥运之光照中华”。


那是一幅巨型剪纸,用纸140张,面积为90平方米。“当时要申奥,我想着也用自己的方式支持一下,但一般的窗花肯定不行,我就想设计一幅大型的作品。构思出来后,发现家里根本没办法做,太小了。恰好附近刚开了一个建材城,在那里借了一个大会议室,里面刚刚装修完,还是空的”,张晓林说。


在那个空会议室里,张晓林花了整整三个月,每天下班就泡在里面,半夜才回家。剪纸完成的时候,张晓林单位来了十六七位同事,帮他一起打开,“太大,人少了顾不过来,用力不均匀,很容易撕坏,必须要很多人一起”,张晓林说。


打开后,拍照的朋友叫他,“他跟我说,一定要到楼上往下看看,特别壮观,90平方米的剪纸,人站在边上,显得特别小”。


从事剪纸的手。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每张作品才卖几毛钱


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奥运之光照中华”,被张晓林无偿捐给了体育博物馆,“那时候从来没想过靠这个赚钱”,但现实的变化,很快就让张晓林不得不考虑谋生的问题。


“之后没多久,我就从单位辞职出来了,没了收入,买菜都困难”,他说。


因为“奥运之光照中华”的原因,张晓林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辞职之后,一些庙会、民俗展览之类的活动,开始邀请张晓林参加,“那时候他们来请,是不要展位费的,我可以带着作品去卖,赚点钱补贴家用。如果没请,自己去的话,就要掏钱租展位,但我根本付不起租金”,张晓林说。


在各色传统工艺品中,剪纸是价格最低的,“一张红纸能值多少钱,剪出来也卖不上价格,就几毛钱一张。年底的时候稍微好点儿,虽然价格没变,但卖出去的数量多一点儿”。这样的生活,张晓林过了整整十二年,“辞职12年后,我才有退休金,才能保证自己的生活”,他说。


张晓林的工具盒。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一把剪刀的坚守,手艺人的匠心


近年来,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许多传统手艺也逐渐受到重视,包括剪纸,在河北蔚县,有一个著名的剪纸村,把传统的剪纸手艺,进行产业化发展。张晓林曾去过多次,但他并不喜欢产业化的方式,“手艺,还是要往精深的方向发展,现在人都说匠心,这对手艺人来说尤其重要”。


产业化的剪纸,手艺变成了流水线的生产,有专门的设计师,有剪纸的工人,按照图样加工,“我觉得那已经不算是艺术了,艺术还是个人化的。”张晓林说。


张晓林喜欢自己设计作品,“剪纸有一些基础图案,三角、圆形、花边、花蕾、水波纹等,一般有30多个,但我自己这些年,自己摸索、创造了130多个,这些基础花样,让我在创作的时候,空间更大,实现想法也更容易”。


传统的剪纸是对称的艺术,折叠之后再剪,展开后就是完整的图案。不过,随着各种创意的出现,剪纸也不再局限于对称,送给卡梅隆的《战斗天使》,就是一幅不对称的作品,“从设计到加工,一共就两个礼拜,那两个礼拜,我几乎没有出门。这幅作品不是对称的,所以不能折叠后再剪,费的功夫就特别多,而且很多非常小的图案,很考验手上的功夫,比如中间的人物,衣服上有三排扣子,要建成圆孔,直径只有几毫米,还要一样大,要是大小不一,那就太难看了”。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摄影 王巍 编辑 张牵

校对 吴兴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