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以前过年,家家都贴剪纸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胡美德向记者展示她的剪纸作品

一把剪刀,一双巧手,纸屑纷飞间,一幅活灵活现的“金蛇贺年”图案就出来了。

2月20日上午,南昌剪纸爱好者胡美德在她的家里,给记者露了一手。

“做剪纸的工具可以不同,材料也可能千差万别,甚至金银箔、树皮都可以用上,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这种民俗艺术与中国传统节日有着密切关系,逢年过节剪纸就是用来送祝福的。”

胡美德今年64岁,剪纸制作生涯已有30多年了。在她的讲述中,我们听出的是年与剪纸的变化,也有时代与文化的变迁。

现场

“蛇年”怎么剪,要费一番心思

中国传统文化里与过年相关,同时又与每个人都直接相关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十二生肖”。这么多年,每逢这个时候,胡美德总会有新的生肖剪纸作品出来,送给亲朋好友。“每年过年都有很多人上门来要,图个吉利么。”

不过,今年是蛇年,怎么能剪出蛇的形象,她可是费了一番脑筋。

“蛇的形象抽象化之后就是一根绳,又细又长没有美感,如果只是以蛇的实际形象剪纸,一是形象单调,二是样子凶猛。”所以,胡美德在制作蛇年剪纸的时候,就没有像龙年那样,突显“龙”本身的形象,而是要融入更多的元素,让以往那个大家看上去都有点“怕”的蛇的形象,略微发生些变化。

胡美德向记者展示了很多过年用的剪纸、窗花,“你看,中国人过年讲究团圆、圆满,圆润的形状更让人容易接受,因此我琢磨着把蛇的花纹剪成铜币模样,或者把身子团在一起,这样也蕴含着新年里恭喜发财、团团圆圆的美好寓意。”

记者拿着胡美德最新的几个蛇年剪纸作品:发现画面上除了有“新年好”等祝福语,有鲜花、爆竹的点缀外,那条关键的小蛇也显得“善良”很多,那形象似乎也透着几分年味。用个潮词来说,这条小蛇有点萌。

回忆

以前过年都贴窗花,现在很少见

虽然现在很少有人在过年贴剪纸,但在旧时,特别是农家,家家户户腊月里都会在自己家的门、窗、橱、柜上贴上红色剪纸,室内摆放使用的壶、瓶、坛、果盘、筷子筒等用具以及购买的年货上面也会粘贴剪纸,营造出浓浓的新年氛围。

而最让胡美德印象深刻的,是正月里走家串户带着的礼物上的剪纸图案。“礼物虽然重要,但是贴在礼物上的剪纸更花心思,比如,剪成‘如意’字样,为的就是和礼物一起带上浓浓的祝福。”胡美德说,就算不会剪纸的人家,也会在礼物上放上一块红纸表示心意。

除了在门窗和礼品上贴花样,旧时除夕吃年夜饭之前,家家户户会在大厅的敬桌前敬上供品,点燃香烛,摆放“年饭”。“年饭”用米饭紧紧捏成,装满高高的一碗,然后贴上专门的“年饭花”剪纸。

“年饭”上桌后,要到元宵节才能撤,其间香火不灭。讲究的人家还有专用的香炉和烛台,上面也都会贴上有吉祥寓意的剪纸。此外,有的人家还要用松枝、白果、金箔纸、银箔纸以及大红纸剪成的元宝和铜钱扎成摇钱树,安放着供桌上敬财神。

“这样繁琐的传统习俗,城里几乎消失了,农村还偶尔能看到。”胡美德觉得有些可惜。但这种来源于民间的传统文化,离都市人越来越远的现实,却是无法阻挡。

自豪

她能将剪纸与舞蹈结合

胡美德家住青山湖小区,是一位退休干部。谈起与剪纸的渊源,还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

“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一个朋友家玩,看到一张剪纸非常漂亮,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艺术。”胡美德说,由于自己有些美术基础,很快就学会了剪纸,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最初,胡美德还只会剪一些喜字、窗花、喜鹊、鸳鸯之类的简单图案,经过长时间的摸索,她开始了人物和山水剪纸创作,并慢慢树立了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在大家的印象中,好像剪纸就是红色的,其实并不都是这样。”胡美德告诉记者,她的剪纸现在有两

种形式,一种是喜庆时候贴的传统红色剪纸,还有一种是黑白相间或者套色的新剪纸,更富有艺术气息。

2000年,胡美德在北京出差时,无意中看到了一种黑白颜色的剪纸,立体感非常强,这让痴迷剪纸艺术的她兴奋不已,回家后她就迫不及待地尝试着创作这种黑白剪纸,几天时间就摸索出来了。

此后,她以这种形式创作了《天高云淡》、《无限风光在险峰》等以毛主席为题材的剪纸作品,还有《归来》、《钓鱼》、《裸》等一系列黑白剪纸,这些作品曾被多次选送参加展览。2012年,胡美德创意剪制的渔文化专题组合数幅艺术剪纸参加了省、市有关博览,获得观众和专家的高度认可,并收录到相关专刊。

胡美德不仅剪纸水平高,而且还是一个舞蹈爱好者。去年,她将民间剪纸与民族舞蹈结合起来,亲自编导并主剪主演的舞蹈《剪纸大娘喜迎奥运》获南昌市创作表演一等奖。

学生有老太太,也有幼儿园的孩子

在胡美德的家中,有一个专门的剪纸工作室,里面摆满了她的剪纸作品。可她的大部分作品并不用于销售,“就是一个兴趣和爱好,很多剪纸都是送给了朋友。”

胡美德告诉记者,虽然现在过年大家都不爱贴剪纸,但是遇到结婚、过生日等喜事,还是会有很多亲人和朋友找她帮忙剪一些花样,增添一些喜气。

她也乐于帮忙,时常会在剪纸上搞些创新,要么把新郎新娘的生肖属性剪在一起,要么按照寿星的模样剪出一个人物,配上一些吉利的祝福语。“说真的,不怕你笑话,他们都说我有福气,找我剪纸的新婚夫妇中,有十多对都生了双胞胎呢!”说起此事,胡美德显得很乐和。

她还时常到社区、学校与剪纸爱好者交流、传授剪纸技艺。她的学生很多,上到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下到幼儿园的小朋友。甚至还有高校邀请她去艺术学院讲课,给出教授级别的课时费。

“以往的人学剪纸是耳濡目染,现代人学剪纸则多是作为个人才艺的展示。”胡美德说,如果让那些初学者学习复杂的剪纸技艺,他们常常会因为畏难而失去学习兴趣,因此她都是从最简单的团花教起,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剪纸的乐趣。

说到这里,胡美德还兴致盎然地手把手教起了记者。几剪刀下去,一气呵成,1分钟不到,手中的纸已变成了一个大红“囍”字,30多年的功力果然不凡。

心愿

希望更多的人喜欢剪纸

“早期的时候,也只有过年、过节、过喜事的时候贴贴剪纸。现如今剪纸的用途更加广泛,现在很多装饰上会用到,有些工艺品也会嵌进剪纸的元素,不过欣赏的人并不多。”胡美德说。

剪纸艺术也是在不断地演进。“就拿过年来说,以前,为过年准备的剪纸也就是一些简单的造型,比如一个大‘囍’字,一些简单的生肖造型,而现在的剪纸艺术,融入的元素更多,画面也更加丰满,其中蕴含的意味也更加丰富。”胡美德觉得,时代的变化,让这门艺术开始摆脱单一的形态。

为此,胡美德还自创了一套剪纸装裱技术,就是把剪好的作品装裱在易保存的纸张上,再用玻璃框装饰,就像一幅画一样,富有浓厚的艺术气息。前些年,曾有商家找到她,希望能合作,对她的剪纸进行批量化生产,被胡美德婉拒了。“批量化的艺术还是艺术吗?”

剪纸对眼睛的要求很高,随着年事渐长,胡美德有时候也会感到吃力。尽管如此,只要有人向她求作品,她就乐意剪。让她高兴的是,孙女也跟她学了几年剪纸,成长得很快。“我不要求她学得有多么好,只要自己爱好就行。”

对于如何把这门日渐衰弱的剪纸艺术发扬光大,胡美德并没有特别的要求,“我只希望更多的人真正喜欢剪纸艺术,而且乐于自己动手,体会其中的乐趣。”

这也是胡美德的新年愿望之一。

记者 陈文秀 文/图

作者:展示她的剪纸作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