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母亲的剪纸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说起剪纸,我就想起了巧手的母亲。

让我最难忘的是有一年腊月里,母亲从工地上收工回家后,突然来灵感了。不久,《大寨红花咱村开》《我爱北京天安门》两幅作品就“跃然纸上”。

大年初一,村支书来我家拜年,一进小院,就让母亲的这两幅剪纸作品把他的双眼给点亮了,激动得他一个劲地说:“老牛嫂子,你这窗花真是剪出水平来啦!我得把你这两幅剪纸送到县上民间艺术节拿大奖。”结果在那年正月十五县里举行的民间艺术节上,母亲的这两幅作品真的获了一等奖。

有一年,在我们村插队的一个北京女知青,过春节没回北京,因为她喜欢上一个也没有回省城过年的男知青。那位女知青的心事早被母亲看出来了。有一天,那位女知青来我家找母亲学剪窗花,说是想把男知青宿舍的窗户美化一下,可是准备剪窗花贴时,却不知剪啥窗花好?当时母亲一笑,说:“看婶子的吧!”转眼间,一幅《一枝红杏出墙来》的窗花,就栩栩如生地展现在女知青的眼前:“快拿去贴吧,记住你俩一起贴!”那个女知青高兴得红着脸儿就飞走了。

在那年月里,日子虽然清苦,可我们村里的女人们,却给自家剪出了美生活。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只要是让她们瞧上一眼就记住了,回家后一会儿就能神奇地给男人和孩子们剪出来,个个都成了绝顶聪明的民间艺术大师。

现在回想起来,剪纸作为民俗文化构成的要素之一,正是在母亲这样朴实的老百姓手中,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