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老外”走进蔚县学剪纸(事件新闻)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距北京200多公里外的河北张家口市南端,有个“中国剪纸艺术之乡”,叫蔚县。蔚县剪纸,因独特的精湛技艺与艺术格调,在中国剪纸界独树一帜。

  7月初的蔚县热闹非凡,第二届中国剪纸艺术节暨蔚县国际剪纸艺术节迎来了大批中外嘉宾。其中,来自中国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学院的一批“老外”留学生尤其引人关注。

  到访中国剪纸第一村

  剪纸,俗称窗花、刻纸,或剪画。

  来到蔚县,剪纸爱好者最想去的地方就是——蔚县南张庄村,那里是蔚县剪纸的发源地、全国最大的点彩剪纸专业村和加工基地,村里60%的人从事剪纸产业。从县城往南乘车不到10公里,在环路上就能看到地标性的大幅彩色标牌“中国剪纸第一村”。村路旁的两侧,排列着姓周的、姓焦的等诸多村民的剪纸创作间。

  一批来宾围在“周河剪纸艺术馆”的主人周河身边,他创作的大幅剪纸《巨龙图》作品,2000年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带过的徒弟有上百人。这位1998年被河北省授予“剪纸艺术家”的大师,讲述起蔚县剪纸来如数家珍:“蔚县剪纸有200多年历史,吸收了河北武强木板水印窗花、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以及当地雕刻刺绣花样等民间传统艺术形式的多种优势,经过不断推陈出新逐步形成独特艺术风格的剪纸。它是全国剪纸中唯一的一种以阴刻为主、阳刻为辅的点彩剪纸。”

  在剪纸大师周广家学艺

  在蔚县南张庄剪纸第一村,最热闹的是周广剪纸艺术室。这位9岁学习剪纸的民间艺术家,近年来相继获得第三代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蔚县剪纸传承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家”等称号。眼下,身为长子的周广与6位弟妹,均从事剪纸艺术。在南张庄村经营剪纸的数十个场所中,周广和大弟周玉、二妹周淑英分别拥有独立的艺术馆。

  “老师,请看看我上的色彩可以吗?”来自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学院的俄罗斯美女戈尔巴乔娃,双手拿着两支画笔向身边的指导老师周淑华(周广的三妹)请教。“不错。你很有基础,学过美术吧?”乔娃听到夸奖,笑着点点头。然后,低下头神情关注地在画有牡丹图形的宣纸上染色。后来,她悄悄告诉记者,上中学起就学习油画,对上色不陌生,没想到中国蔚县剪纸也注重多种色彩的运用。

  “啊呀,这个红色上得不够好。能再给我解释一下吗?”来自欧洲摩尔多瓦的玛丽娜,第一次当众学剪纸画。也许是性格活跃所致,玛丽娜争先坐在工位上提笔就操作。

  泰国的黄丽华,把握不住怎样拿毛笔。“拿住笔是基础。看,要这样才行。”带队的陈老师手把手地教她。因为工位有限,来自哥斯达黎加的马瑞科和韩国的朴思齐等,为同伴或拍照、或鼓掌加油。

  首批留学生在基地“实习”

  7月7日上午,中国蔚县剪纸艺术学校与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学院留学生实习基地等,同时在蔚县职教中心新址揭牌。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学院的首批“实习生”,在曹红月院长的带领下,看到宽敞、明亮的校园,特别是看到校园的一面墙上绘制了一组组精湛的蔚县传统风格的剪纸作品时,高兴地欢呼起来。

  在参观中国蔚县剪纸艺术学校里的绘画、点彩、刻功等教室过程中,“实习生”们一个个跃跃欲试。

  在刻功教室的座位上,来自赞比亚的黑人帅哥瓦多巴,正跟两个月前在北京行过拜师礼的高佃亮师傅学刻功。“记住,身要正、腰板要直,通过手腕的力量传递到手指,然后用力刻下去。”享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的高佃亮,向洋弟子传经授艺。“啊,刻起来果然比以前轻松了许多。我太幸运了,非常感谢师傅的教导。”瓦多巴站起来向高佃亮师傅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师徒俩愉快地交流着。

  曹院长告诉记者,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学院与中国蔚县剪纸艺术学校合作建立的实习基地,旨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外国留学生提供实践的平台和满足学分的需求,每年都将分批派各国在华的留学生到此实习。

  

  浙江三千“电医”服务农村

  检修电力线路排除安全隐患

  据《金华日报》报道:近年来,浙江省永康市有3000多名“电医生”活跃在乡镇,专为居民安装电表后的电力线路、开关等故障报修、隐患检查提供服务,深受乡镇居民欢迎。

  为了消除电线老化、私拉乱接、电器线路维护等安全隐患,永康市安监局和供电局等单位联合成立电工协会,把分散在农村的电工和企业专职电工集结起来,投入30多万元进行培训,考核合格后持证上岗。如今,已连续4年共培训“电医生”3000多名。

  (徐芝婷) 

               

  昆明“老外”热衷太极拳(图一)

  在昆明,每天下午都有10多名来自瑞士、法国、德国、智利等国的洋学生聚集在云南陆军讲武堂,跟着中国老师学习太极拳。

  刘冉阳摄(中新社发) 

                  

  北京青少年寻访垃圾归宿(图二)

  日前,环保组织根与芽北京办公室组织了“寻访垃圾的归宿”环保活动,通过带领青少年寻访北京阿苏卫垃圾卫生填埋场,并观看环保人士黄小山设计建造的“绿房子”,深入了解固体废弃物的处置及资源循环利用的知识。

           

  西安将把芯片植入犬体

  可查阅主人及防疫信息

  据《华商报》报道:日前,西安市公安局表示,今年内西安市将在有条件的区县搞试点,给狗体内植入电子芯片。这个芯片可以说是狗的电子身份证,狗丢失不但可以找到主人是谁,还可监督狗是否防疫等。 

  近期,西安频频出现犬伤人事件,公安机关将加大无证犬和流浪犬的收缴力度,拒绝补办养犬手续的单位与个人一律予以处罚,以强化对养犬的管理。

  (刘立春) 

  目前,高校负债经营已很普遍,据审计署披露,到2010年底,全国一共有1164所地方所属的普通高校有地方政府性债务,金额近2635亿元。

  高校背负巨额贷款,直接导火索是大学扩招。从1999年开始,许多高校不断扩大办学规模,盲目增加学科门类,出现了不管工科、理科院校,都有新闻传播学和广告学的怪现象。地方政府也把城市管理和市场运作等手段运用到高校管理,不惜投巨资开发“高校园”、“大学城”,希望利用高等教育的发展拉动一个区域的经济发展,甚至是拉动一座城市社会、科技、教育的综合发展。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从2000年开始,依靠银行贷款建成一批规模宏大、华美壮观的大学城,一些高校也因此深陷还贷泥潭。

  按理说,高等教育作为公益性事业,公办高校作为政府支持的事业性单位,不同于企业,无须走市场化的路子,把自己当作市场主体来经营。但事实却是,扩招后的高校为了偿还贷款,不得不走向市场化的运作,将自己变身为市场主体,等同于盈利性企业。在巨额债务的压力下,许多高校不得不提高学费,大大增加社会群众受教育的成本,以致一些品质兼优的学生特别是农村学生不堪重负因此被拒大学门外。另一方面,企业有《企业破产法》的约束,规范着其市场化运作,而学校是国家的,贷款最终还不还,买单的永远都是政府。而不用担心贷款风险的高校,花起钱来自然大手大脚,行政大楼装修得越来越高档,学校门面建得越来越气派,有的连三层楼的饭堂都安上了豪华电梯,各式的宾馆、会议中心、假山、人工湖……极尽奢华,高校在工程建设中出现的腐败现象也屡见曝光。

  破解高校负债办学困局,一方面高校应当挖掘潜力,实施自救。可以在政策允许下盘活自己的资源、资产,出让空置的土地、校舍,缓解高校的资金困难。另一方面,更关键的是高校要转变思想观念,将发展重心由扩大规模转向提升教育质量。早在2007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高等院校要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相对稳定招生规模,加强高水平学科和大学建设。”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我国的一些高校在最近十几年的发展中,规模是扩大了,但教育质量却有所下降。当前,高等学校的主要任务应该是注重内涵的发展,一个方面要提升教育的质量,另一方面要在现有的基础上更好地发挥潜力,而不是盲目地扩张。

  位于西安世园会锦绣湖畔的自然馆是世园会四大标志性建筑之一,每天接待近万名游客参观游览。作为一座倚山而建的巨大的植物温室,自然馆主要展示世界上不同地域、不同气候带的珍稀植物及生态景观,以及按照仿生学制造的大型昆虫模型及各种珍稀昆虫标本等。

  

  

  来之不易的特殊寿宴

  7月5日是农历六月初五,也是罗伍氏老人109岁的寿辰。贵阳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及工作人员为老人送去了刻有100个福字的寿匾、生日蛋糕、红包等祝寿礼物,这是罗伍氏生平最隆重的一次庆寿,也是来之不易的特殊寿宴。

  王毅恒调到青岩派出所思潜村责任区工作才3个月,在思潜村走访时他听到村民们反映,罗天祥的母亲罗伍氏已经100余岁,女儿也有82岁,但户口簿上的年龄却只有90岁。母亲比女儿只大8岁?这显然不符合逻辑。王毅恒把这个情况上报给派出所领导,同时将此信息反馈给青岩镇社会事务办。于是双方组成调查组,对罗伍氏真实年龄进行走访调查。

  “我们在查阅1986年第一代身份证原始资料时,发现老人的出生日期是1921年。经过调查,发现老人出生日期可能是在生产队的时候登记错了,当时没有由公安部门统一管理户籍。后来老人的出生日期就一直沿用了当时的日期,直到大家发现她的实际年龄与身份证的出生日期不符。”王毅恒说。

  通过派出所民警和民政部门工作人员大量的走访调查,得出结论:罗伍氏,生于1902年6月5日。

  罗天祥说,自己此前只是听说有个姐姐82岁,但一直没见过,直到这次户籍调查,才与大姐见上一面。

  通过参与对母亲年龄的调查,罗天祥才知道,母亲已经有许多子孙。虽然,罗天祥的二姐去世了20余年,而且罗天祥与她家的人已经无法联系,但他发现光是大姐刘庆全就已五世同堂。刘庆全55岁的儿子王祥林告诉记者,母亲名下的子孙已有83人,如果从罗伍氏这里算起,已经是六世同堂,子孙近百。

  心态好爱吃蔬菜是长寿秘诀

  对于母亲长寿的秘诀,在罗天祥看来主要源于生活环境好,而且老人心态不错。老人在半月前眼睛还未失明的时候,仍然每天到地里种庄稼,她在门口的土地里种植的玉米长势很好。15天前,还有村民看见她到地里去采些菜回家。罗天祥说:“母亲的生活也不是很讲究,一生都是吃粗茶淡饭过来的,如果硬要说她吃的食物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她吃的蔬菜比较多,而且这些蔬菜是自己种的。此外,老人的起居也没有什么规律可循。”

  “有一点是,我母亲很好客,喜欢感谢别人。”罗天祥说。在参加庆寿的当天,罗伍氏老人的眼睛已看不见,但送祝寿礼物给她的人,都会被她紧紧抓住手,然后说上一番祝福和感激的话。罗天祥说,母亲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心态平和、知恩必报、勤劳,这或许就是老人长寿的秘诀。

  虽然耳朵不好,眼睛看不见,但是老人心里对事理还很明白。她说自己的眼睛可能是白内障,村里许多老人都免费治疗好了,因此希望能够得到救治。“我是百岁老人,国家每月给我300元,每年就有3600。我知道我身体还很好,如果眼睛治好了,再活个10年没问题。”罗伍氏说。青岩镇已经开始联系医院帮罗伍氏老人治疗眼睛。罗天祥说,如果老人的眼睛治好的话,她仍然还能下地。

  (摘自《贵州都市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