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75岁剪纸传承人刘士标 讲述从卖花匠到工艺家的故事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原标题: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

导读:“千剪不断,万剪不落;似像非像,越看越像。”刘士标这样解读剪纸艺术,75岁的他,创作六十余年,作品逾万幅。见他那些动辄几米长的巨幅剪纸,记者无法想象是如何创作出来的,一刀都不能错啊,但刘士标胸有成竹。

寻访地点:青山区红钢城剪纸艺术博物馆

寻访对象:武汉剪纸传承人刘士标

【传承人说】

“大多数人对剪纸还是不了解不看重,民间艺人多数过得苦。”

【绝活秀】

剪纸,又叫刻纸,是一种镂空艺术,是中国汉族最古老的民间艺术之一,武汉剪纸传承人刘士标开创了“工业剪纸”,以钢铁、石油、采矿、建设等生产劳动全过程为主题的系列剪纸画。

剪纸艺术历史悠久,唐诗有云,“剪采赠相亲,银钗缀凤真。叶逐金刀出,花随玉指新”,说的就是唐代佳人剪纸的情态。到了今天,武汉剪纸的非遗传承人却是一个男人,还把这项民间艺术做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

刘士标的剪纸艺术博物馆在青山区红钢城,记者进去的时候,他正和徒弟毛明月制作一幅“三阳开泰”的剪纸。两人全神贯注用刻刀在纸上刻着,桌上一片红纸屑。见他正工作,记者先参观一遍展厅,近三百幅代表作颠覆了记者对剪纸的印象,以往觉得就是装饰性的小玩意,可他剪出了热火朝天的武钢生产、险峻绮丽的三峡风光,甚至还有一幅七米长的《清明上河图》,感染力已经近乎于艺术品。那边刘士标和徒弟完成了新作,他展开红纸,两只俏皮的羚羊跃然纸上,喜庆非常。

从“卖花匠”到工艺家

“千剪不断,万剪不落;似像非像,越看越像。”刘士标这样解读剪纸艺术,75岁的他,创作六十余年,作品逾万幅。见他那些动辄几米长的巨幅剪纸,记者无法想象是如何创作出来的,一刀都不能错啊,但刘士标胸有成竹,“第一是采风,画个速写,有个基本形象,然后开始。但前面几个原则是必须遵守的,如果就是单纯按画刻出来,那不叫剪纸,剪纸有自己的语言,锯齿纹,水波纹,月亮纹,圆中有方,方中有圆。”

大多数人对剪纸的印象,他也能理解,“剪纸艺人在旧社会叫‘卖花匠’,走街串巷卖花样子,大家买来做鞋花枕头花帽花,剪纸就是这样演变过来的。”正因如此,他开创了“工业剪纸”,以钢铁、石油、采矿、建设等生产劳动全过程为主题的系列剪纸画,迅速引起关注,频频获奖。

退休前,他的创作以武钢为主,退休后,他将目光投向风景,《江城大武汉》、《长江三峡风光》、《世界风光》等一系列剪纸作品都深受好评。因其“在民间文化保护、传承和创作方面成绩卓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刘士标“一级民间美术工艺家”称号。

剪纸不能忘记老祖宗

但也要搞新的东西

刘士标的家乡,是有“小汉口”之称的湖北监利朱河镇,民间艺术发达,他回忆,“我们家左邻右舍都是干这个的,扎纸扎的,做戏帽的,剪纸的。”六岁时他被隔壁邻居的剪纸所吸引,“花啊草啊虫啊蝴蝶啊,我特别喜欢,经常去看。”小学时他开始学习剪纸,“我专门去邻居家闷着头看,回来就用烟盒子纸自己剪,后来能剪个蝴蝶、龙什么的出来了,老板不让我去看了,他也要吃饭啊。我就上街拣烟头,回来剥开烟丝包在纸里卷成烟,送给老板吃,送啊送的,他又让我看了,我跟他一直学到1950年我10岁。”

因为家乡淹水,他随家人出门逃荒,“我父亲带着我跑到长沙,我挎个小篮子,做点剪纸卖给别人。到1953年回监利,我还去参加镇上的美术比赛,剪个鱼,剪个鞋花,那时候还是以模仿为主。”

1956年刘士标从监利被武钢招工来了武汉,读武钢技校,电工专业,“业余时间我还是搞剪纸,别人都瞧不起,不知道有什么用,觉得就是雕花。我毕业留校做老师,我也还是坚持搞剪纸,那个时候我开始想办法,我剪镰刀,剪斧头,剪天安门,从鞋花枕头花过渡到工业剪纸,反映武钢工人的生产劳动生活,马上就反响很大。我本来在工会工作,后来武钢组画院,有国画油画版画,还让我做了院长。剪纸不再是别人瞧不起的下里巴人。”

直到今天,他办过近百个展览、收徒千人,他还记得当时的争议,他坚持自己的想法,“很多人说剪纸还是应该做鞋花窗花,我觉得应该在继承的基础上跟进时代。不能忘记老祖宗,不能忘记老手法,但也要搞新的东西,反映现在的生活。不然艺人想生存是不可能的。”

家人还有剪纸的吗?“没有了,他们都用电脑,不像我们一辈子对着剪刀刻刀牛油盘,我剪了六十几年,现在身体也不行,有肺气肿。”

75岁高龄的他现在已经不大动剪刀了,虽然儿孙都不大喜欢剪纸,不过徒弟众多的他并不太担心传承的事,他的心事有两件,一是作品要捐给国家,“感谢国家给我办了这个博物馆,我办博物馆的目的就是想把这些都传承下去。我的作品将来都交给国家,孩子们就给他们留一幅《清明上河图》,我早想好了,一个孩子一张。”还有一件事,他惦记那些剪纸艺人,“大多数人对剪纸还是不了解不看重,民间艺人多数过得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