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网

福建剪纸期待洛阳“纸”贵(图)

      编辑:一世轻浮       来源:剪纸网
 
柘荣剪纸的后起之秀孔春霞,在今年9月底举行的第二届全省民间剪纸艺术职业技能大赛中荣获“金刀剪”奖。
柘荣剪纸的后起之秀孔春霞,在今年9月底举行的第二届全省民间剪纸艺术职业技能大赛中荣获“金刀剪”奖。

  作为民俗文化的代表,具有悠久历史的福建剪纸多样性丰富、形态鲜活。2009年,中国剪纸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其中就包括以漳浦剪纸、柘荣剪纸、泉州李尧宝刻纸等为代表的福建剪纸。浦城剪纸也被省政府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不过,由于仍处于产业化起步阶段,受自身技艺条件所限,虽然创造着显而易见的文化和艺术价值,但剪纸与工艺美术蓬勃发展的其他门类相比,其经济价值却一直都不显山露水。如何在重视传承、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提升经济效益,关注福建剪纸的人一直在思考和摸索—

  技艺高超产值微薄

  11月10日,张峥嵘剪纸传习所正式进驻漳州古城“府埕文化特色街”。这位漳浦剪纸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尝试让自己的作品与多项世界级、国家级“非遗”文化项目一同组团走市场。

  出身于剪纸世家的张峥嵘,事业的重心一直是剪纸技艺的传承。多年来,近至漳浦的边远山村,远及日本、泰国、斐济、澳大利亚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过这位传播者的身影。两年前,对于产业化与传承的关系,这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曾对媒体表示,传承要有人才梯队,这是产业化的基础要素。而对于剪纸行业的经济效益,她说,自己也关注产品销路,但首先还是致力于推广和教学。

  和张峥嵘相似,郑平芳对物质上的收获也看得很淡。作为柘荣剪纸的“当家花旦”之一,她的作品《医宗药祖》去年荣膺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金奖。但采访中,她谈的几乎全是教学。她告诉记者,自己更愿意把精力都放在学校。目前,她在宁德市的三所学校有授课任务。身为教师,她甚至贴钱给学生发“作品费”,鼓励学生坚持学艺。

  过往的传承与发展基本依靠“个体”、“家族”的力量,是剪纸的一大特点。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整个行业难以整合力量闯市场。张峥嵘、郑平芳们不是“不差钱”,而是没条件、没人懂营销。高少苹的讲述很有代表性。她是2004年“中国剪坛十把金剪刀”称号获得者,提及产业化,能在舞台上边唱歌边剪纸的她烦恼作品叫好不叫座—毕竟馆藏、礼品等需求有限,唯有让剪纸作品进入寻常百姓家,才能收获较大的经济效益。但第一道坎就是销售渠道难以建立。她说,平日主要精力是创作,到哪里去找消费者,又如何为易破碎的作品提供物流服务呢?第二道坎是产量,纯手工作业一次最多剪七八张,一幅作品从构思到动手完成,要花费五六天时间,几百元的作品漳浦当地人还是嫌贵,算下来并不“好赚”。

  作为福建的剪纸重镇,漳浦剪纸行业全县的年销售额,不如一块名家出品的田黄石印章。而在柘荣,虽然剪纸的人以上千计,但绝大多数都是业余爱好者和在校学生,包括工作室、作坊在内,从事经营活动的剪纸商铺合起来不超过20家。据三明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廖允武介绍,包括他自己在内,三明市的剪纸从业人员都是业余性质,没有成型的经济实体。

  虽然各地出台了一些产业扶持政策,比如今年7月,柘荣与福建商业高等专科学校签订校地剪纸合作框架协议,力图拓展剪纸产品的市场价值空间。但在普通人眼中,剪纸更多扮演着“民俗文化标本”的角色,一朝一夕之间,人们很难将剪纸与产业化联系在一起。

  专家把脉鼓励“创新”

  据省工艺美术研究院院长余卫平介绍,跟国内许多剪纸大省比较一下不难发现,福建剪纸种类丰富,即南有漳浦,北有柘荣、浦城、南平,东有罗源,但整体知名度并不高,与旅游、文创等产业的结合也比较初级。

  他说,山西、陕西的剪纸产业善于从传统文化中挖掘寻找题材,如“十二生肖”“二十四孝”,又注重开发成旅游纪念品,图案设计古朴,装帧也很漂亮,吸引很多游客购买。加上门神、窗花等日常应用,剪纸产品尽力与普通人生活相关联,避免变成仅供消遣的边缘化艺术。

  “眼下,阻碍产业化快速发展的因素,一个是从业者的个人质素,另外一个是技术手段和设计的革新。福建剪纸应该有明显的地方特色,突出设计感,用它自身的民俗语言符号提炼题材,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具象的表达。”

  余卫平说:“传统剪纸绝大部分是二维的,国外从业者已经把剪纸与拉花结合起来,打造三维作品,这是未来的方向。另外,华南女子学院有人在摸索新的技法,剪出了类似老照片的效果,有望扩展剪纸在日常生活中的运用。”他认为,这一创新可能让剪纸行业有很大改变。

  省工艺美术学会常务副会长黄宝庆提供了另一个视角。他直言不讳地说:“我觉得剪纸业界首先要考虑在材料上加强创新,以提升整个产品的价值。”他说,福建剪纸的工艺是独特的,但材料囿于纸张,不易保存,“东西只有流传下去,经济价值才有可能提高”。

  他举例说,同为手工艺的剪影,自从采用驴皮为制作材料后,价格就上去了,否则连同艺术价值都会受到影响。而剪纸的“兄弟”泉州刻纸,因为依附于建筑装饰业,需求大,至少在数量上保持了一定的规模,产业化的基础更为牢固。黄宝庆认为,在与其他行业的结合上,剪纸可以向刻纸取经。


  从事民俗文化研究的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王晓戈强调,作为重要的文化母体,“剪纸的作用不是看,而是用”。他认为,现在年轻一代从业者过多从美术的形式、技法上来学剪纸,但拿捏得再准确也只是个美术作品,和民俗这个源泉是断开的。“服装业最高端的追求是高级定制,剪纸也可以借鉴这个思路,做到洛阳‘纸’贵。顶尖的创作应该有创新和个性,可以为个人的艺术休闲和娱乐,提供空间。”他说。

  采访中,还有专家建议,在办展等常规性的推介手段之外,地方政府可以重点扶持一两家剪纸经济实体,发挥行业尖子的示范带头作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